国产手机价格社团

【百日唱圣咏】12月2日 第八五、八六篇

燃烧的火焰2018-03-12 17:03:23
百日唱圣咏

圣咏八五篇调式

圣咏八六篇调式

85

第八十五篇(84) 求赐和平

引言

按本篇的原文诗韵来看,算是一篇保存得相当之好的了。诗韵颇有规律,这在经历数千年沧桑的圣咏集中是难得的。

的确,上主拯救以民脱离七十年充军的厄运,实属莫大的恩惠。寄人篱下,受尽欺凌和压迫的以民,终于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主权和自由。从此厄运成了历史上的陈述。这一空前大事,是以民没齿难忘的!以上是本圣咏前数节所表达的内涵(1-4节)。

可是满怀希望和乐观而回到巴力斯坦的以民,触目所及,皆是一片颓垣败壁,疮痍满目,惨调零的景象,不禁伤心失望而垂头丧气,好像再也鼓不起重建家园的勇气来。这一点正反映了哈盖与匝加利亚先知时代的背景,所以作者以诚恳的心情,祈求天主尽速完成他拯救以民的计划,使他们完全恢复旧观,重度往年幸福快乐的日子。这是本圣咏第二段的内容(5-8节)。

第三段好像是天主藉作者的笔所作的答复。上主要完成他拯救以民的全部计划,不但将他们自充军之地引领回来,还要赐给他们日常生活的一切必需品,使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过着无忧无虑的安静生活。有人说:作者在这里寓言未来的默西亚时代。但由上下文看,又似乎不是,只是指出天主要救济当前以民的困境罢了。不过它含有广义或间接的默西思想,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一目了然。作者写本圣咏时,布置了三个不同的阶段:(一)过去,天主从充军之地拯救了以民,且领他们重回自己的家园。(二)当前,以民在自己的国土上因困难环境而感到失望。(三)将来,即不久的将来,天主将要赐给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以使他们的士气提高,团结合作,重建家园。于是我们可依据以上三点,将本圣咏分作三部份:(一)感谢天主拯救之恩(1-4节)。(二)求主完成他的计划——恢复以民(5-8节)。(三)预许光明的前途(9-14节)。

关于本圣咏写作的时代,学者们的看法颇为一致,大都承认它是在充军归来不久的作品。以民于公元前五三八年获得波斯国王居鲁士的释放令,得以回国。至公元前五一年圣殿乃告修建完成;耶京城墙也竣工了;国计民生上了轨道。所以我们估计:这篇圣咏应是在这个时期内完成的(公元前五三八-五一五年),无疑的作者是自充军之地归来的科辣黑后代中的一位诗人。科辣黑是肋未人,也是梅瑟与亚朗的堂兄弟(出六18202124户一六1),曾联络乱党从事叛变,因而受了天主惩罚(户一六章)。但他们后代仍继续在圣殿中任职,且出过不少诗人。

 

释义

1-4节:感谢天主的拯救之恩。

1 科辣黑子孙的诗歌,交与乐官。

2 上主,你对你的地域已加垂怜,

  且将雅各伯的命运改善

3 赦免了你百姓的罪愆,

  遮掩了他们所有的过犯

4 抑制了你的一切愤懑,

  停止了你怒气的火焰。

作者在向天主呼救和哀祷之前,先回一番往事,承认及感谢天主拯救了充军的以民,扭转了他们的厄运。作者承认以民犯了罪,严重地得罪了天主,本来应得更严的处罚,但仁慈的天主却忘记了他们的罪恶,不再追究而抑制了的义怒,使以民得以回国重整家,再建租国。

 

5-8节:求主完成计划,恢复以民。

5 天主,我们的救主,求你复兴我们,

  求你从我们身上消除你的气愤。

6 你岂能永远向我们发怒?

  世世代代发泄你的愤怒?

7 难道不是你使我们复生?

  使你的子民因你而欢欣?

8 上主,求你向我们显示你的宽仁,

  求你给我们赏赐你的救恩。

在回忆了过去天主的恩赐之后,作者看到眼前的凄惨景象,好似上主仁慈的作为还没有全部实现,上主不致途而废,一定要完成他对以民的拯救,恢复他们原来的景象。所以作者恳求天主且息愤怒,继续帮助以民的重建工作。

 

9-14节:预许光明的前途。

9 我要听天主上主说的话:

  他向自己的圣者和子民,

  以及向他回心转意的人,

  所说的话确是和平纶音。

10 他的救恩必接近敬畏他的人,

   为使光荣在我们的地上久存。

11 仁爱和忠信必彼此相迎,

   正义与和平必彼此相亲。

12 忠信从地下生出,

   正义由天上远瞩。

13 上主也必赐下康乐幸福;

   我们的地必有他的收获。

14 正义在上主前面行走,

   救恩必随上主的脚步。

作者今以先知的语气,如代天生作答前段作者的祈求。几十年的战争和忧患、受辱和被迫,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结束。天主预许了和平的恩典。但这和平只有向天主表达回心转意的人才可以获得与享受。天主的义怒时刻过去,的救援将要来临,拯救那些敬畏他的。上主的光荣也将在人间出现,在圣殿中显示给世人。好像圣殿已被毁,天主的光荣已离开了人间(则一一32),如今天主的光荣又回到了人间则四三2)。直到现在天主仍然口不,对以民毫无作为。但是现在是开始行动的时候!以巨大的恩惠赐以民,凡是对天主忠诚的人,必定会获得天主的仁爱(11节)。同时天主的和代替正义重现人间,忘却人们过去所犯的罪恶,使人天主好如初(11节)。那时忠信(人对上主的忠诚信赖)有如地上自然生长的植物,将在人间开花结果。天主的正义(天主的救援)亦将自然的由天而降(12节见依四五8咏七二3 )。天主的恩赐不只是在伦理道德上发挥作用,就是在大然界也有美好的结果。大地将风,五谷丰登,人民安居乐,衣食无虑(13节)。这种说法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先知们对默西亚时代的预言(依三23、四2耶三一12、14等)。不过 11、12两节所说的忠信,有的学者认为乃天主的属性。本来不易作正确的解释。

最后,作者以活泼生动的拟人法,描上主将居住在自己的百姓中间,施展的正义和救恩,和平(见咏八九15、九七2依四〇10、五八8、二11)。继之,作者以坚强的信心,以肯定的气,束了这一篇富于变化的圣咏。作者的心情和笔调,随着以上三个阶段转变。时而感激,时而哀祷,最以坚定的信心描绘出了光明的远景。

86

第八十六篇(85) 上主,求你侧耳俯听我

引言

本圣咏成篇的经过是颇复杂的,因为它不是一气呵成的诗篇,而是由数篇圣咏或诗句组合而成的。它的原诗韵非但不规则,几至不可能加以重整,不但缺乏独立性与创造性,且从它的内容与笔法看,也很难断定它的历史背景。

另一奇特的现象是:在一组科辣黑子孙的诗篇里(咏八四、八五、八七、八八),突然出现了属于达味的一篇圣咏(1节),且夹杂在全部圣咏第三卷的中间,一由达味所作的诗歌(咏七三-八九)。这种现象的唯一解释是:后期的一位作者收集了一些达味的遗作,将之集成篇,按插在第三卷中了,且将达味的名字列入作者标题上。还有,大家都知道:第三卷圣咏号称为“厄罗普卷”(天主的名号多以厄罗音来表示),在本篇圣咏中却突然连续出现了四次“天主”的名号,没有用“厄罗音”却用了“雅威”(161117节),其它四次则仍旧按照第三卷圣咏的惯例以“厄罗音”来称呼天主(10、12、14、15节)。

基于上述一些奇特现象,来判断本圣咏的性质是很困难的。学者们的意见是:它是属个人的一篇哀祷圣咏。由于作者或咏唱者正处于危急中,又孤立无援,遭受敌人的攻击,有向天主求救,等候天主伸出援手。又由于本篇圣咏是由不同的诗篇七零八落的凑合而成,所以很难判断出作者所指的困难和险境,在什么历史背景下发生的。有人说是达味在儿子阿贝沙隆叛变时;又有人说是在达味遭受撒乌耳迫害时所作的。孰是孰非?谁也无从肯定。也根本无法肯定。

不过,它可清楚的分成三部份:(一)诗人的哀祷(1-7节)。(二)谢恩及赞颂(8-13节)。(三)求天主使他脱离敌人的迫害(14-17节)。

 

释义

1-7节:诗人的哀祷

1 达味的祈祷。

  上主,求你侧耳俯听我,

  因为我可怜而又无告。

2 求你保护我的灵魂,因为我热爱你,

  求你拯救你的仆人,因为我仰望你。

3 你是我的天主,求你怜悯我

  上主,因为我时常向你哀告。

4 求你使你的仆人心灵欢欣。

  上主,我向你举起我的心神。

5 我主,因为你又良善又慈悯,

  凡呼号你的,你必待他宽仁;

6 上主,求你俯听我的祈祷,

  求你细听我恳求的哀号。

7 我在遭难时向你呼号,

  因为你一定会俯允我。

作者以既成的诗名,向天主表示自己的哀祷(见咏三八8三五10、三七1418七一2三2等)。可以说:作者在全篇圣咏中所用的辞句或节句,几乎都是惯见的圣咏句子,很少有别出心栽的创作。不过我们感佩的是:作者采撷的这些句子,皆恰当而中肯,足以表达作者的处境及内心忧伤的程度。由此,与其说他是作者;不如说他是编者;是一位圣咏通的人物。尚有不少诗篇,也是他能熟读成诵的作品。

作者表示他似乎应蒙受天主的照顾,因天主一向是他宗教生活的中心,他热爱宗教生活,理应吸引天主注意而加以垂顾他的(见咏二五20、五七23)。作者又表明他一生饱经忧患,受尽痛苦,致使他精神萎靡不振,有气而无力,所以求天主激励他的心志振奋他的精神(4节)。作者明知天主是富于慈善宽仁的,所以坚信天主一定会俯允他的祈祷而拯救他于苦难之中。

 

8-13节:谢恩及赞颂。

8 上主,没有任何一个神能与你相似,

  没有谁的作为能与你的作为相比。

9 上主,你所造的万民一齐来到,

  他们崇拜你,并宣扬你的名号。

10 因为你是伟大的,独行奇谋,

   只有你是惟一无二的天主。

11 上主,求你教训我你的途径,

   求你使我照你的真理去行

   求你指引我心,敬畏你的名

12 我的天主,我要全心向你赞颂,

   上主,我要永远光荣你的圣名。

13 因为你对我的仁爱浩大无边,

   救援我的灵魂,免陷极深阴间。

这(第二)部份赞颂为主,但实际上也不纯粹,因为它含有不少祈求和愿望成分。作者首先向天主表达了他的信德。他坚信唯一造化与掌管天地万物的天主,如此浩繁而伟大的化工,是其它任何外邦的神明所没有也不可能具有的(8节)。作者这种说法,并非除了天主以外,承认其它的神明存在。作者在第10节明白强调了:只有天主是独一无二的真神。这一坚强观念,使作者充满着心灵的喜悦。因为他所恭敬的神是独一存在的,其它所谓的神明,都是虚而不实的,所以作者兴高采烈地邀请万民,前来崇拜颂扬唯一真神天主的圣名(9节),惟有天主堪当人们的崇拜,因他的大能造成了一切,显示了他的奇妙化工(咏八三19列下一九15)。

既然天主是独一无二的神明,又是如此崇高伟大,所以作者恳求天主指示他的道路,以使他奉公守法,按天主的旨意行事,光荣天主的圣名(11节)。在此,作者表示:不只一时歌颂上主,许下在有生之年,无时不赞美朝拜上主,因为作者确信天主从生命垂危中拯救了他,使他没有丧生,得以继续活着(1213节)。这里所指的“生命垂危”,是属于那一历史背景,不得而知。学者们只是推测罢了,没有确实的根据。

 

14-17节:求天主使他脱离敌人迫害之手。

14 天主,骄傲的人起来将我欺凌,

   蛮横的一群人想害我的性命,

   也没有将你放在他们的眼中。

15 但是,上主,你是良善而慈悲的天主,

   你缓于发怒,极其宽仁又极其忠恕。

16 求你回顾我,求你怜悯我,

   将你的能力赐给你仆役,

   救拔你婢女所生的儿子!

17 求你将你爱护的记号指示给我,

   使恼恨我的人看到而羞愧难过。

   上主,因为你缓助了我,安慰了我。

最后一段的内容亦如第一段,既是哀祷又是恳求。作者以忧伤的心情,哀怨敌人是如何猖狂又傲慢,他们如狐群狗党,朋比为奸,处心积虑来陷害或夺取他的生命。虽然如此,作者镇静自若,因他深信天主在他的身边,会保护且救助他的。这种信念的根据:因为天主的本性是“良善而慈悲的”;且是乐意恕人罪而宽仁的天主(15节见咏一〇三8、一一一4、一四二4、编下三〇9)。本此信念,诗人诚恳祈求天主救他脱离目前的险境,且谦逊的自认是上主的仆役,服侍上主的人,正如天主家庭中婢女的儿子,生来就是天主家庭中的一份子(见出二一2、3、咏二六16),所以天主可以放心,他一定会一生忠诚事奉的。关此,虽然作者没有说明,相信常念圣咏者,亦可体会得出。最后,作者竟大胆的向天主求赐一个“爱护的记号”,也就是向天主求赐一个打击敌人的奇迹,好使他脱险而获得安全,并使敌人感到羞愧而无地自容(17节)。按照旧约时代的想法,天主惩罚敌人,就实现了诗人的愿望,因此才获得安慰。有些学者认为:作者在此所要求的,是天主从圣殿中明显应允作者祈求的记号。这是无稽之谈,不足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