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丑不外(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27 12:09:09


 

 

河北的小阿飞高欢的父亲是个二流子,家里穷困潦倒。后来幸亏娶到了一个鲜卑族的富家女娄昭君,生活才有了转机。因为娄昭君的嫁妆里有一匹马,有了马才有在边镇队伍中当队主(下属100人左右)的资格。他结交了一帮朋友,其中有一个人叫刘贵,后来成了他的贵人。

部队里小头目段长觉得高欢相貌不一般,说:

你有安邦定国的才能,这辈子一定能做大事。我年龄大了,不能看到你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了,希望你以后善待我的儿孙。

这句话给了高欢莫大的鼓舞,他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觉得自己的确不是凡人。

 



高欢投靠北魏大将军尔朱荣。尔朱荣的手下刘贵几次向尔朱荣推荐高欢,说人才难得。尔朱荣看高欢胡子拉碴的,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一次高欢跟随尔朱荣来到马棚里,马棚里有一匹强悍凶猛的马,因为太暴躁,没有人敢给它修马蹄。

尔朱荣想考察一下高欢,就命令他:

去,你搞定这匹马。

 

高欢走上前,给这匹马抓痒,刷毛,然后开始修蹄,并没有捆住马脚,套上笼头。这匹马竟然也没有踢他咬他。

高欢修完马蹄,站起来说:

制服恶人,也是一样的道理。

 

尔朱荣大为惊奇,便请他坐下来,和他聊国家大事。高欢说:

我听说你有十二群骏马,都以颜色不同进行区分。请问,养这么些马有什么用呢?

 

尔朱荣说:臭小子,不要绕来绕去的,直说便可。

 

高欢说:如今胡太后淫乱,天子软弱,小人当道,国家危难。以你的雄才大略,完全可以起兵讨伐那些小人的罪行,肃清朝廷里面的腐败分子。这就是我高欢的意见。

 

尔朱荣对高欢非常信任,任命他当都督。

 

北魏皇帝十九岁了,想摆脱胡太后的控制,胡太后很害怕,就和几个奸臣一起合谋,毒死了皇帝。扶植了一个四岁的孩子继位,想继续控制政权。尔朱荣起兵拥立王子攸为孝庄帝。把胡太后和小皇帝都扔进了黄河里。

尔朱荣大后来被皇帝杀死。尔朱荣的侄子尔朱兆掌握兵权。尔朱兆对六镇降兵频繁造反很是头疼,来征求高欢的意见。高欢说:

大王您应选心腹之人去统领他们。再有反叛,就归罪其将领,不能每次都杀掉大批的兵士。

尔朱兆问:

那你看谁去统领合适呢?

一席饮酒的一个人插嘴说:

让高欢去把吧。

高欢佯装大怒,起身一拳打得他满嘴冒血,门牙落地,骂道:

现在天下事都听大王的,你是什么东西,大王没发话能轮到你说三道四!

 

尔朱兆很感动,觉得高欢忠心耿耿,就趁酒劲宣布高欢为六镇降兵的统帅。

高欢心中大喜过望。一直以来在尔朱氏手下混事,缺的就是自己能直接指挥的军队,这次机缘巧合,竟然得到这么好的机遇。

他恐怕尔朱兆酒醒后后悔,高欢奔出大营后,马上宣令:我是六镇降兵的统管,各位请到汾东听我的命令。

吩咐完毕,立刻骑上快马,直奔阳曲川而去。

从此,高欢手里有了自己的兵马,开始走上与尔朱家族对抗的道路。531年,高欢在邺城拥立渤海太守元朗为皇帝。年号为中兴。

 

尔朱兆带兵在夜里攻击邺城。高欢带兵迎战。由于和敌军实力差距大,高欢便在韩陵布置了一个圆阵,把牛驴用绳索连在一起,将去路堵死,断绝士兵撤退的念头。尔朱兆看见高欢,远远地骂道:

高欢你这个汉人,猪狗不如,忘恩负义!我对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我。

高欢说:

我与你同心协力,是为了一起辅佐皇帝。那皇帝现在在哪里?

尔朱兆说:

孝庄帝冤杀了尔朱荣,我是替他报仇。

高欢说:

我曾经听到尔朱荣阴谋迫害皇帝,你当时就在门前站着,怎么能说是冤杀?君杀臣子,天经地义,你有啥仇可报的?

尔朱兆说:

我的嘴笨,说不过你这个汉人,还是来一决高下吧。

双方军队厮杀起来,最后尔朱兆大败,带着骑兵逃走了。

 

532年,高欢进入洛阳,拥立元修为魏武帝。魏文帝后来和高欢决裂,逃至宇文泰驻守的长安。两年后,高欢在洛阳改立元善为魏静帝。是为东魏。高欢被封为渤海王。

 


高欢打仗回来,这时候一个婢女来告发:

你的儿子高澄和你的小妾郑氏二人私通很长时间了。

还有两个婢女也出面作证。

高欢很生气,把高澄打了一百棍,囚禁起来。还把高澄的母亲娄妃也隔离起来,不许她相见。

 

高澄托人去找大臣司马子如求助。司马子如到了王府,见了高欢,笑眯眯地说:

多少日子没见大嫂了,我想吃她做的疙瘩汤了。

 

高欢叹了一口气说:

疙瘩汤吃不上了。我把她关起来了。

 

司马子如装作惊讶的样子,问:

为什么啊?

 

 

高欢说,她管教儿子不严,弄出家丑,不惩罚不足以齐家。

 

司马子如一拍大腿,说:

我还以为是啥事呢?这算个屁事啊!我的小妾还和消难有私情呢,年轻女人嘛,哪有个正性?到了五十岁,让她去勾引男人她也不去了。这种事啊,只能遮着盖着,不能宣扬。老嫂子和王爷你是结发夫妻,老话说,要吃还是家常饭,要穿还是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最初嫂子拿出娘家的财产支援你创业,多么不易。你当年被打了军棍,身上皮开肉绽,嫂子日夜不分地伺候你,随你奔走,烧马粪煮饭,给你缝马皮靴子,这样的恩情怎么能忘记呢?你的舅子带兵跟随你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这样的夫妻关系,如何能动摇呢?小妾,不过一个女人,女人如衣服,算什么呢?不想穿了,就去淘宝再买一件就是了。何必生气如此?再说了,那婢女的话,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怎么就如此轻信呢?

 

高欢听了,就说:老弟弟,你去调查调查这件事吧。

 

司马子如找到高澄,责骂道:

我知道你是害怕父亲的威严而承认了自己没有做的事情,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如此怯懦呢?

 

他又找到那两个作证的婢女,让二人翻供。二人都说,从来没有见过通奸的事情发生。是那个婢女引诱才做伪证的。司马子如叫来告发的婢女,威逼着她上吊自杀。

做完这些,司马子如报告高欢:

查清了,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高欢听了非常高兴,派人把妻子娄妃和儿子高澄请来。娄妃远远地看见高欢,便跪在地上磕头,走一步磕一个头。儿子高澄也跟着母亲,边走便磕头。一家三口相拥而哭泣,感动得周围的人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高欢摆酒席祝贺一家人和好。他感慨地说:

保全我们家的,是子如啊。

赏赐了司马子如黄金一百三十斤,折合人民币两千八百多万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