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小菲:一室光影谢家院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2 06:21:15

亲爱的小菲:

       告诉你吧,我一直都想去渝中区的谢家大院。原因是这样。去年一接手《老重庆记忆路书》编辑其中四条线路,我就给冰锅说了“条件”,须得带我亲自走完要写线路的每个点,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再去行走。我写的他们要不要无所谓,但一定发乎于我心。资料可以查,情感却绝不能假。感谢冰锅和木凳老师,由着我“纠结”和“折腾”才编兑出那么一点傻样文字。??。但是,非常遗憾的就是没去成谢家大院。里面的文字是我根据资料自己想像的。为此我“耿耿于怀”,总觉得对不起读者,也对不起自己订的原则。我给你说过,我这样完全自由地给你扯东扯西,须得是自己的亲历和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否则,真没提笔的兴趣。??
      这次得偿心愿,终于挑了个秋阳浓艳的正午,约到玉壶姐“杀到”了心仪已久的谢家老院子。
    在等玉壶姐的时候,我这个方向菜鸟趁机往朝天门方向“巡视”了一番,对着地图又端详了半天,脑袋里终于有了这一带的初步印象。回来后,为了画这张图,又在下午下班后挤挤攘攘地坐公交,倒地铁,天都快黑了,对着那一带一阵哈拍。(呵呵,那样子别人看到肯定觉得嘿扯)。回来后,画出这张“丑图”,只能将就了。
       

  话说重庆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城市。重庆渝中区在重庆主城区的地位应该相当于上海外滩在上海的位置。上海南京路,外滩早就是齐刷刷的现代化景象,可你到了小什字,除了摩天高楼,你分明还看得到七八十年代的老楼,中间立着三四十年代民国风的西式建筑。距离不远的朝天门又是大批发市场,于是小摊小贩时不时在人流中吆喝。围圈着的工地意味着改造。小饭馆和现代化的快餐店夹杂在一起。七股八杂,躁动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有市井,有洋盘。有挣脱,有留念。换个角度想,这也挺有意思的。我带玉壶姐到“九九豆花馆”吃饭,就这样给她这个上海人讲,到重庆就一定要到这样的饭馆才体会得到最市井的重庆味。卫生一般,条凳方桌,闹闹哄哄,自己端菜,嗓门特壮,菜还很好吃很实惠,关键我们现在坐的地方是国宝耶,是当时中国的中央银行,相当于今天的中国人民银行总部,这等经历,谁有。她听了也直乐。

就这样,穿过车流滚滚 ,人潮涌涌,站到这条下坡的小巷前。明艳的黄墙边,小巷里空无一人,那一瞬间,我有一丝的恍惚。回过头来,身边公路,红尘喧嚣,难得的秋日阳光早已湮没成一地的碎片。而下面,那整片温暖包裹的老屋会给我一个怎样的联想,怎样的映像……

门匾“宝树传芳”几个字还算清晰。顺便给你讲讲这几个字的来历。东晋孝武帝一日驾临谢安府邸,于庭院中见一壮硕大树,便指树对谢安曰:“此卿家之宝树也。”以此,谢氏族人便以“宝树”为家族神符。开枝散叶了几百年。读中国历史,最佩也最爱这谢氏家族。这个家族的谢安在“淝水之战”指挥东晋八万对苻坚的百万之众,其镇定自若,指挥若定的风彩绝不逊于三国的周瑜谈笑间,强橹灰飞烟灭。而且吟诗作画,棋琴书法样样精通,天下第一行书,知道吧,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里说的“君贤毕至,少长咸集”就是谢安他们这帮人舞文弄墨,依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曲水流觞也。“淝水之战”的主将谢石,谢安之弟。谢玄,谢安之侄。谢琰,谢安之子。这里面,我最喜谢玄,上马能战,下马会文,芝兰玉树,退隐山林。他的孙子谢灵运是中国山水诗文的开拓者。后代又出了个谢眺更是中国山水诗不得了的人物。乌衣巷谢氏子弟风流纵横,绵延了十余世,三百多年。谢家女性也才情非凡,在那个时代绝对是响当当的。另外加一句,他们外表也超级帅哦??。我之所以念念不忘这谢家大院,也是因了这些历史,想来看看在重庆冠以“宝树传芳”的谢家门楣是否也有那么一点谢氏的风貌风骨。

特意挑了个阳光灿灿的正午,天气微凉、温暖。尚未跨入,已见朱漆红门上明明暗暗的光,深深浅浅的影在静静地等待……

进得门来,那半壁金黄抬着飞翘的檐角,暗影在纤细竹林后描摹着的依旧是百年前的温柔线条。多少个晨昏交替,寂静无声中,流年逝水,可还是当年的模样?

金碧辉煌,华屋高梁。这里还是肃穆了点,且让我转身去寻觅那绮窗下的一地光影。??

就在身后,阳光虽急急想铺天盖地而来,但这样的老屋,怎由得他恣意张扬,自是要经过高高天井的瓦楞接纳,于是倾泻一地也只是这一室门窗格花的背光,落成她们从容温和的剪影。

西厢阔屋,满室书画。一壁的窗棂,筛漏出辉眼的光明,洒落出细碎的明媚,温暖了一室书画。原来书和阳光相依,才能照见人性的光辉,升华人类的灵魂,这叫我怎不留恋,怎不留影。


于是,矫情地来一张,阳光照,窗影美,书香沁。☺️☺️

东厢屋,一边窗门紧闭,紫色的光团,打满一桌的幽喑。到桌前一坐,独自面对窗前一支红艳,所有的心事,所有的寂寥,无法随风,那就随影吧,沉下去,暗下去,淡下去。

一边是这样,光影下,这株水仙,你虽纤细,却傲然挺立。

我尤其喜欢这扇,陡然间崩出王维的诗“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在这里观画看书

左手阳光,右手窗影,在这里吃西餐??

在这里小憩,一个人发呆,两个人对面。

璀璨华美依然。

梦幻旖旎氤氲

归去时室外天正蓝

斜阳正浓……

回来后,又涂鸦画了我心中的

谢安——八万对百万,保晋室江山不倒有功,免中原文化左衽之祸。登庙堂之高,决胜于千里之外。退山林之幽,渔弋于河海之间,风神俊美,一生逍遥。

谢玄——少年英雄,鲜衣怒马,淝水一战成名。归来拂袖东山,潜心山庄。所有权势亦不过为了保家护国。

谢眺——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

谢道韫——可叹一代才女,勇谋不让须眉,命运却不济。

亲爱的小菲,这个画的谁,你可以猜猜了。此画不是谢家人,他生于盛唐,天纵奇才,我们从小就会背他的诗,但他最崇拜谢氏人物,一生拜服谢家人,为他们写了很多诗,猜得出不,哈哈。

                                此致哈

才分手又想念你的燕子,瞎聊于此

                    2017.11.11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