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峰:如果做一样的手机,酷派根本没有机会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7 09:17:41

早在江湖传言刘江峰将加盟乐视之前,雷锋网便向他求证过,当时他回了一句话,“都是朋友罢了,啥都没定,传闻而已。”没过多久,刘江峰出席了乐视收购酷派后的第一场新品发布会,并以“酷派集团 CEO”履新。

如今再谈及此事,刘江峰大笑道:“老贾只不过是请我加入酷派而已,我是负责酷派的,而你当初是问我会不会加入乐视。”果然老江湖,说话滴水不漏。

一位采访过刘江峰的记者说,“刘江峰是个理想的采访对象。事先不要求采访提纲,事后也不说要看稿。你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担心泄露企业的商业机密,能让你感受到足够的信任。”

同行诚不我欺。面对面交流,刘江峰不会说什么“全渠道”、“生态化反”这种鬼话,也毫不回避酷派品牌有待提升的现实。总之,与他交流是了解手机行业的最快途径之一。

以下为 CES 期间刘江峰与雷锋网的对话实录,有删减:

关于手机行业


雷锋网:怎么看待手机市场格局已定这种说法?

刘江峰:会有变化,OPPO、vivo 今年(2016)就起来得很快。第一集团和第二集团之间的界限也不是很明显,像金立、联想、酷派、中兴这些,大家随时都有可能变动,还有一些山寨机,像百利丰、小辣椒现在也做得挺好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我就告诉你,中国的市场足够纵深,足够广,每年还有增长。虽然现在 OPPO、vivo、华为都在往上走,2000 不够就 3000 多,3000 不够就 4000 多,但中国这个市场还是卖 1000 多机器的市场,70% 是在 1500 块钱以下。


雷锋网:所以现在产品创新在手机行业没什么市场?

刘江峰:现在的手机同质化很严重,所以大家拼的是效率,创新方面大家都慢下来了。当然技术还一直在往前走,并且有先后。从未来的趋势来看,中国厂商整体上处于一个相对不利的位置,在新技术的创新上,走在前边的还是国外的那些厂家。

像屏幕,其实就是三星在创新,大家只是把它装在一起了。这些创新都不是中国厂商原创,走的是别人走过的路。我理解的创新是要跟别人不一样,比如说一些新技术,像我们做手机,上面的麦克风防噪,定向降噪,读唇,红外,这些技术基本上都是国外的。


雷锋网:你们现在供应链状况怎么样?

刘江峰:总体还行,现在所有的厂家其实都很痛苦,供不上货,拿不到量,什么都在涨价,连纸盒子都在涨价,大家都在抢。很多供应商跟我们这么多年了,所以还不错。如果拿不到货的话,(酷派)S1 在美国最少要少卖 100 万台。

关于酷派


雷锋网:你加入之后,酷派有哪些变化?

刘江峰:换血,大换血,管理层换了一半多。我们的产品也完全改了,酷派 2016 年大概有将近 90 款产品,今年就剩 20 款不到了,还是全球。

酷派原来给运营商定制很多手机,以前是问运营商想卖什么样的机器,我回来再给你做,现在是看消费者需要什么东西,我做出来以后从这里挑给运营商。就是我做这款也进运营商,我可以给你把 LOGO 打上,还有开机界面和预装应用,但产品以我为主,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雷锋网:运营商话语权减弱不是 2013 年就有的事情么?

刘江峰:那你错了,中兴、联想、酷派就转晚了,90% 还是运营商。手机的定价权,产品定义权都给了运营商。话语权减弱只是说对大牌子减弱而已。


雷锋网:那你的渠道策略是怎样的?

刘江峰:对酷派来说,肯定还是线下为主,线上主要是营销做传播、做市场,因为它的市场主要在三、四线城市,一线城市的占有率偏低。

中国的线上已经被打成了一个性价比导向的市场,线上卖得好的线下一定卖不好,线下卖得好的线上一定卖不好,大的来说是这样的,所以线上线下只能二取一。

我干过线上,也干线下,但是我现在主攻线下。现在线上被打得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大家都亏钱。你说以线上为主的厂商谁在挣钱?就说手机的话,魅族、360 、乐视都亏钱,小米可能也不挣钱,荣耀稍微挣点,但今年也不怎么挣钱了。


雷锋网:除了不同产品走不同渠道,厂商们还有其他思路吗?

刘江峰:没有,就是两者取其一。


雷锋网:但现在很多人说要学习 OPPO 和 vivo。

刘江峰:他们不可能被复制,OV 在娱乐营销这个事情上抢占了先机,别的厂商再学就不一定管用,边际效应在下降,这个是毫无疑问的。第二它对渠道的管理,这个我觉得是它的核心竞争力。

关于产品


雷锋网:既然同质化很严重,那你怎么做产品定义?

刘江峰:同质化是没办法的,但中国市场足够纵深。消费者买手机的时候总要去选一选,而打动一个人买一款手机,一个点其实就够了。有的人喜欢好看,有的人喜欢拍照,有的人喜欢玩游戏。全能机不行,除了苹果。


雷锋网:这种思路很容易做成美图。

刘江峰:美图太另类了。酷派品牌现在的口号叫“Simply Good”,我承认酷派这个品牌不高端,也不想把它拉得多高大上。S1 在 821 的平台里拍照只能说不错,没办法吹,但我们配的是 4000 毫安的电池,并且这 4000 毫安电池我做得最薄。

现在做手机,大的趋势其实大家都有共识,说白了,做取样调查都是存量市场、针对的是消费者现有的认知,但如果你有一款不一样的,比如说我明年做一款双面的,后面是电子墨水屏的,那我就跟别人不一样了。你去消费者里面调研,不会有人说我需要一个双面屏的,但是我做出来了,就会有人喜欢。


雷锋网:既然消费者没用过这种产品,那怎么确保很好的市场表现?

刘江峰:我不关心结果,不关心最后的数字是什么。我们不能完全听消费者的,一方面我们要满足他们的需求,但同时我们也要在新技术、新工艺上有自己的主导。

比如说我们推动做双面屏手机,这样大家才会看见我们,我们才能树立一个创新的形象。现在这个情况下,大家都是同质化的手机,如果跟着推一样的机器,我是没有机会的。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