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诗社.中国十佳】倾情推荐‖白衣卿相:鹧鸪天的结构分析和欣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21 13:20:19


青岛子衿诗社——2018年中国诗歌春晚青岛分会场申办方之一


 一品脱俗不染尘

出品

子衿诗社


白衣卿相,青岛人,酷爱填词

大家晚上好:

     我网名叫白衣卿相,另一个常用网名叫琴书换月,大家可以叫我白衣或琴书,但千万不要喊老师,我也是在学习中,更不敢误人子弟,今天只是拿出一些自己填词的感悟,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我想聊的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词牌《鹧鸪天》。为什么要聊这个词牌呢?因为这个词牌相对容易上手,会写律诗的就很容易填一首鹧鸪天,那这么简单的词牌,还有什么内容要讲呢?其实我要讲的正是大家容易忽略的一些问题,填出来一首鹧鸪天很容易,但要填好一首鹧鸪天就不容易了。

我现在不写律诗了,因为总有朋友说我写的律诗有词的味道,开始不怎么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慢慢深入学习了解了鹧鸪天的结构后,我就再也不写律诗了,具体是什么原因呢,今天我们就详细来探索一下。

鹧鸪天这个词牌跟律诗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鹧鸪天的结构大概是怎么样的,它词眼又是在哪里,鹧鸪天的例用对偶是如何理解的。


首先,在谈这些具体问题前,我想要跟大家说,想要学习填词,首先要先学会读词,如果不能也不会深入解析一首词,那么对词的理解,就会停留在文字表面上。并且会读词,解析词,是提高填词水平的一个捷径和方法,这是我自己身有体会的。

 

那么既然我们今天讲鹧鸪天,我就选一首古人的鹧鸪天,先来解析欣赏一下,看看大家是否真的理解了这个词牌。


我们今天要读的词,是贺铸的一首鹧鸪天

鹧鸪天              贺铸

重过阊门万事非,

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

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

旧栖新垅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

谁复挑灯夜补衣。


不知道大家有没读过这首词,对这首词熟不熟悉,这首词是一首可以比肩苏轼江城子的,一首悼亡词。就是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

 

我们真正的读懂一首词,也要有一些小技巧的。

第一,对作者的生平经历背景,甚至写作背景要有所了解。

第二,首先要认真审视题目以及前序之类的内容

第三,了解词中所用的典故和寄托内容

第四,找出这首词的主旨中心句。

那么我们在读这首贺铸的词之前,我大概介绍一下贺铸,以及贺铸这首词的写作背景。

贺铸字方回,号庆湖遗老,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严格来说,也算是皇亲国戚了。

据传贺铸长相不怎么帅,面色铁青,有外号称“贺铁头”。虽然是皇亲国戚,仕途也不怎么顺利,只做了几个小官,这个如果换到现在,那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他开始做的是武官,后来弃武从文了,所以他的词风,婉约兼豪放。

这首词是写给谁的呢?这首词是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作者从北方回到苏州时悼念亡妻所作。

贺铸一生辗转各地担任低级官职,抑郁不得志。年近五十闲居苏州三年,其间与他相濡以沫、甘苦与共的妻子亡故,今重游故地,想起亡妻,物是人非,作词以寄哀思。

贺铸妻赵氏,为宋宗室济国公赵克彰之女。赵氏,勤劳贤惠,贺铸曾有《问内》诗写赵氏冒酷暑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夫妻俩的感情很深。

这首词文笔流畅,感情真挚,没有什么生僻字,通读一遍,从字面意思,大家就能读出这是一首怀念逝去妻子的悼亡作品。


下面我就深入的来解析一下这首词,大家一起看看,是否有自己没有读到的东西。

首句“重过阊门万事非,”用赋笔切入,这里的阊门是指苏州的西门,也就是现在的苏州的山塘街附近,作者在北方任官,回到苏州悼念亡妻,当经过旧处的时候,特别的感慨,物是人非油然而生。

二拍“同来何事不同归。”接上一句,由实入幻。

读到这句,心情特别的沉重,仿佛置身于作者心中所感。

人已故去,这一问虽无道理,但更见情深,就像在责问逝去的亲人,为什么不能携手到老一样,说好的白头到老,为什么就留下了一个人。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同生同死呢?

三拍的“梧桐半死清霜后,”作者用了一个梧桐半死的典故,把伤怀感慨进一步深化。

梧桐半死最初出现在汉代枚乘的《七发》,说龙门有桐,其根半生半死,如砍下来做琴,其音色为天下之至悲。

后来在白居易的诗《为薛台悼亡》里,有“半死梧桐老病身”的句子,比喻丧失配偶。那么这里的半死梧桐,就有了天下至悲的丧偶悲戚了。

而半死桐后面的清霜后是指的秋天,也暗喻人到老年,为下拍的白头做了铺垫。下拍是什么呢?

第四拍的“头白鸳鸯失伴飞。”这里的头白鸳鸯,虽然不是典故,但是作者也用得很巧妙,勾连了上面“同来何事不同归”的句子,那个设问,在这里有了回应。

鸳鸯天生就是白头的,既不关岁月,更无关感情。鸳鸯成双成对,是感情美好的象征,头白鸳鸯,是鸳鸯本色所指,并没有相关联处,但是经过作者巧妙的铺垫和延展,鸳鸯的白头从无情变成了有情,从鸳鸯的白头变成了作者白头,而妻子的离去,正又是鸳鸯失伴。

这句里用的最巧妙的是头白一词,作者只是通过从鸳鸯的特性描写,让读者从潜意识里有的先入为主的情感导向,把本不相关的事物,有了具体的化的情感转移,赋予了诗句更深刻的含义,这样的手法确实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天然雕饰,不着痕迹。

下片起句“原上草,露初晞”以景做转换,落笔在亡妻的坟前荒原草露上。由上片结句虚写,转为入实。这里的两句虽然不是什么典故,但也是有来历的,它出自《薤露》,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这是乐府的挽歌辞。其后之挽歌诗、挽词,皆出于此。所以用在这里切景切情。

接下来的一拍是“旧栖新垅两依依”,实笔写出与妻子同住的故居和现在的新坟位置相近。照应着上面的,露草荒坟。

并顺势化用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中“徘徊丘垅间,依依昔人居”诗意,牵出“旧栖”。居所依依,却天人永隔。又为下面的结句做了铺垫。

那么下面两句又是怎么写的呢?“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这两句就接续着旧栖,把旧栖里的所念所想,由实入幻的进一步深化激发,把全词的感情烘托到高潮。如今独卧听雨,夜不能眠,想起妻子当初为自己挑灯补衣的平凡情景,心中无限唏嘘感慨。

贺铸这首词,创作手法虚实相应,化典化句不着痕迹。就是读不懂典故的人,也能体会到其中要表达的意象,如果能读懂典故的人,又会更深的理解体会其中的意味。

好了,我们把话题转到鹧鸪天这个词牌上来。

我们在大多数词谱里,鹧鸪天的上片结句都是例用对偶,过片都是建议对偶,最好是流水对。我找了一些作品,大家看一下,是不是都是这样的手法:


苏轼   鹧鸪天

林断山明竹隐墙,

乱蝉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鸟时时见,

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

杖藜徐步转斜阳。

殷勤昨夜三更雨,

又得浮生一日凉。


晏几道  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gang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黄庭坚 鹧鸪天


黄菊枝头生晓寒。

人生莫放酒杯干。

风前横笛斜吹雨,

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

舞裙歌板尽清欢。

黄花白发相牵挽,

付与时人冷眼看。


辛弃疾 鹧鸪天·送人


唱彻阳关泪未干,

功名馀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无穷树,

带雨云埋一半山。


今古恨,几千般,

只应离合是悲欢?

江头未是风波恶,

别有人间行路难。

 

壮岁旌旗拥万夫,

锦襜突骑渡江初。

燕兵夜娖银胡觮

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

春风不染白髭须。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枕簟溪堂冷欲秋,

断云依水晚来收。

红莲相倚浑如醉,

白鸟无言定自愁。


书咄咄,且休休。

一丘一壑也风流。

不知筋力衰多少,

但觉新来懒上楼。


我们大概看一下,大部分鹧鸪天,确实遵循着这个原则结构写的,这些上片结句都是对偶句,过片也是对偶句,我们进一步品读分析可以发现,这样结构的鹧鸪天,大多数的中心句,会出现在下片,过片三字句后的七字句,这一拍需要用重笔,既要将上片的做一个总结点明主旨,而结拍是把这一句进一步深化延展,推出落想。

 

问题来了,贺铸这首鹧鸪天,在上片结拍,就不是用严格对偶句式。是个例外,也就是我们现在人常说的,不按套路出牌呢?

我们再重温一遍贺铸这首鹧鸪天: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很明显,词的上片结句和过片都没有遵循对偶的原则。但是我们依然会感觉到词的流畅和结构的严密。

这首词的中心句在哪里呢?我个人认为,这首词的手法依然是有章可循的,他的中心句在上片的结句,“头白鸳鸯失伴飞”,失伴飞才是整首词的核心。

为什么会“重过阊门万事非”----是因为头白鸳鸯失伴飞。

为什么会“同来何事不同归”----是因为头白鸳鸯失伴飞。

为什么会“梧桐半死清霜后”----是因为头白鸳鸯失伴飞。

那下片又是怎样围绕这个核心展开的呢?

上片的“头白鸳鸯失伴飞”也是整个下片的一个总领。下片围绕着这个失伴飞的意象,通过具体的实景描写,把失伴后的情感,一一描绘出来,让这一情感在整首词中得到升华和共鸣。

草露是坟前的景物,也是失伴后的景物,旧栖新垅也是失伴后的景物。而结拍的“空床听雨和挑灯补衣”则是失伴后的情感激发。

而鸳鸯失伴则正是整首词要表达的悼亡核心意象。

所以这首词的写作手法,是把鹧鸪天中词的中心句,由下片提到了上片结句,以提纲挈领的方式,把整首词串联起来,在下片又一一展开。


这样的鹧鸪天写作手法其实也不是个例,在南宋赵鼎的一首鹧鸪天,也是类似的手法,我们也来一起读一读:

 

鹧鸪天---建康上元作

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天涯海角悲凉地,记得当年全盛时。
花弄影,月流辉。水精宫殿五云飞。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

 

 

上元就是元宵节,建康也就是现在的南京。赵鼎是南宋中兴名臣,宋高宗的宰相。作者抚今忆昔,表达了沉痛的爱国情思。

这首词是赵鼎在靖康之难后,跟着高宗逃到建康所作。

起拍客路就点出了家国流离失所的悲戚场景,而在金兵南侵之际,自己流踄异乡,不知不觉又转过了一年,春到小桃枝也点明了上元之时。而天涯地角悲凉地,并不是说海角天涯,而是所指被金兵入侵的失地,失地不可复,似可谓天涯地角悲凉地了。

在上元夜的时候,不由得冲口而出,“记得当时全盛时”。在这首词里,全盛时,是整首词的核心。下片也是围绕“记得当年全盛时“一贯而下,由实入虚。

“花弄影,月流辉。水精宫殿五云飞“这几句必然是当初汴梁全盛时的上元景象。满满的是对故国的怀念。

而后面的一拍又由虚入实“分明一觉华胥梦, “

分明一词,读来让人心头一痛,明明是曾经的存在,却又如梦中一样,这样的句子犹胜过“ 凤阁龙楼连霄汉, 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的悲戚。

而最终的结句,“回首东风泪满衣“,则切切实实的进入了对全盛时的悲痛和追忆之中了。

读到这样的词句,都放佛有了切肤之痛,不由得也升起了和平万岁的感慨!李煜是帝王家国之痛,赵鼎才是百姓亡国之痛。不要战争,不要分裂,和平才是老百姓最期盼的,谁都不会想回忆,记得当年全盛时。

这首词,也是以上片的结句以整首词的提纲挈领,统领整首词的核心句,下片是通过对核心句层层追忆推进,烘托了分明一觉的哀痛。与贺铸那首鹧鸪天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也是为什么在词谱里,会写“例用“一说,因为诗词的写作手法并不是从一而足,虽然例用的手法是我们在诗词里总结提炼的精华,但也不是唯一。

 

通过这两种鹧鸪天的对比,我们可以总结出来,一种是通用的鹧鸪天写法,上片结拍和过片例用对偶,最好用扇面对或流水对,这样的句子,内容会更开拓一些,层次感更好一些。主旨中心句,最好安排在下片的三字句后,在这里既可以对上片的内容做一个归纳总领,也为后面结拍的延展落想做了引导和铺垫,而这里的结句往往都是升华了主旨,开拓出去,留有余味无穷。

而另一种作法,是将中心句放在上片结拍上,这里一般就不会用对句,因为对句如果对不好,主旨中心思想不容易展开。在下片就会围绕着这个中心思想一拍拍的分说开去,这样的作品结拍不会太激烈,也不会余味无穷,它是为上片的中心服务的,是一个收束的作用。

对仗是一种写作手法,鹧鸪天的对仗,是根据词的结构需要来决定,词跟诗不同,词没有必须对仗一说,就如鹧鸪天这首词,上片不对仗,是为了更好的拓宽主旨内容,下片为主旨服务,如果对仗能做得到,也可以对仗的。

结构是后人总结的写作方法,就像练毛笔字,只有多临摹,多练习,掌握了方法,打牢基础后,才能真正的形成自己的风格。

 

总之,鹧鸪天不是律诗减一个字的问题,是整体的结构思路都有着极大的不同,律诗讲究的是起承转合,而词是有自己的结构特点。既然是填词,不是写诗,就不能生搬诗的思维方式,要理解填的意义和缘由。

不过无论用哪一种手法,都必须有深刻的体会和丰富的知识储备,才能做到一气呵成,意味深远,余韵流长。

      正如贺铸词中的典故,古人诗句的化用,都是学养积累的体现,只有在把读到的诗词能充分的化为己用的时候,我们才能体会到贺铸这种用典无形,化句无形,不懂典也能读懂,不知句也能知意的境界。这样的词句,才是能引起共鸣的词句,才能让更多人感动。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填词体会和意见,跟大家一起分享讨论,希望大家共同学习,延续传承,填出更美的词。谢谢大家。


青岛子衿诗社办社宗旨:

   人人为诗   四海升平

青岛子衿诗社组织机构:

顾问:许晨  桑恒昌  屈金星 吴宝泉  秋窗  于翔  李红 大笑

名誉社长:吕恒杰

社长:崔子衿

副社长:单宝剑  张殿明  王飞武

秘书长:张京会

副秘书长:苏美芳 陈蓓

导师部:屈金星  张国光

创作部:宋刚涛  刘培蕊

微刊部:李颖莹

纸刊部:宋刚涛

诵读部:王飞武

音乐部:张殿明

舞蹈部:高凤云

摄影部:王兴忠

档案部:逄境英  薛喜梅

接待部:王泽芹

群管理:逄境英  苏美芳  刘培蕊

2017-6-27



诗社组织机构试运行阶段。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不忘初心

活出水墨丹青画的色彩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