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手机价格社团

只是好心地将烂醉在街头的美女捡回旅馆而已,没想到这个美女竟然.......

午夜私语2018-09-06 14:40:34

01

路边捡了个美女

  都市总给人一种豪华奔放的激情,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面,夜生活那是现今21世纪所有男女都必有的活动之一。

  秦浩并不是很懂夜生活是什么玩意,为了找房子而走了足足一整天,已经是让他筋疲力尽,此时此刻只想快点回到旅馆洗洗就睡了。

  即便他秦浩自认为体力十分了得,此时也不禁开始为那眼皮打架的迹象而难受,迷迷糊糊的走到转弯处,突然“蓬!”的一声。

  头冒金星,一个身影扑在他身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混合物似的粮食沾满在他胸前,让他忽然来了精神。

  “我靠……那个混蛋不长眼,竟然……”

  “不嫁,我不嫁,我死也不嫁……”

  撞到,且还在他身上吐的人是一个女人,话到嘴边的秦浩硬生生地吞回那想要操蛋骂人的言语,连忙扶住她,说:“喂,美女,你怎么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喝得那么醉?”

  “滚,不……不用你管。”美女语言不清的推开了秦浩。

  而秦浩则是哭笑不得,这女人怎么就这么野蛮,在自己身上吐了不道歉不说,居然还让自己滚?

  这——什么世道?

  “喂,美女,你讲讲理好不好,你先撞上我不说,还往我身上吐得一塌糊涂。我七尺男儿不予计较也就算了,可你也不能狗咬吕洞宾啊!”说完,秦浩连忙用手指捏着鼻子,顺便捂住嘴巴。

  看了好半天才发现这美女依靠在旁边的墙壁上根本就没有把话听清楚,心里暗叹甚好,毕竟给这第一印象就觉得野蛮的美女听到自己把她比喻成狗,天知道她会不会喊非礼来陷害自己。

  这年头啊,做人要上心一点,不然一个不小心就给轮了,那可没地方哭!

  “喂,美女,这夜深人静的,难保半路上会出现什么阿猫阿狗的,以及那威力无比的色狼,八成会把你给吃了。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秦浩也不管美女有没有把他的话给听进去,捷径转弯的往旅馆方向走。

  可还没走多远,突然听到呼叫的声音。

  秦浩站住脚步,回头看向那胡同的转弯处,“不会这么巧合吧,真给我说中了?”

  “啊……救命啊……!”

  “啧啧……小姐陪哥们几个玩玩吧,一定会很愉快的。”

  “哈哈,美女,哥们几个会好好服侍你的,你就来嘛……”

  “住手!”秦浩还真没有想到给自己说中了,才走没几步,那美女当真给几个穿得不伦不类的低流痞子给缠上。

  “操,你是什么东西,敢来管哥们几个的事,你活腻了是不是?”一个满口子液体飞溅的男人举着那无力晃动地手威胁道。

  这人多半也是醉酒了,秦浩就头大了,这个儿怎么遇上的都是醉鬼?

  没有理会那叫嚣的男人,秦浩来到几人的面前,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那醉得迷迷糊糊,可却又知道喊救命的美女突然给他拉了过去,半手抱在怀里。

  “对不起,各位兄弟,我女朋友不知有什么得罪各位的地方,小弟代为道歉。现在已经晚了,我也要带我女朋友回家了。”秦浩说得十分从容,那微笑也很是温和。

  “放屁,老子刚才就一直在注意这娘们,她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你凭什么说你是她男朋友?”语言虽不清,但那脸上的不信十分浓郁,几个醉酒的男人都突然把秦浩给围住了。

  “难道我来接我女朋友回家都需要向你们证明吗?”秦浩目光突然冷了下来,心想这几个地痞很蛮横的,居然敢围着自己,明显是不想让自己怀中的美女走掉。

  可是,秦浩不知道,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怀中的美女不知为何抬头,眼神很似迷离的看着他。

  “哥们几个给我上,这小子竟敢和我们抢女人。”

  听到那男人的话,秦浩那精致的眉头挑动了一下,嘴角露出讥笑,“你们趁着我还没发火的时候,赶紧滚,否则要你们到医院躺上几个月,那就得不偿失了。”

  “哼,少在我们面前横,看你这面无三两肉的的弱小子能横到那里去,都给我上。”那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来了精神,好似与刚才醉酒的他完全变了个样。

  四五个人听到自己老大发言,当即也一拥而上,原本以为可以好好虐待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逞能小子的时候,他们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

  啊……好痛!

  好痛啊……

  “没了,没了,我的子孙根,我的子孙根……”那四五个想要对秦浩动手的男人,突然捂住自己的下阴,一阵蹦蹦跳跳,极像一只袋鼠在跳舞。

  “这人好阴狠。”那男人没有想到他居然攻击下阴,好狠毒的手段,正想要上前搏斗的男人突然发现,刚才那青年不见了?

  “老大,老大,快快救救我……”

  “滚,没用的东西。”男人恶狠狠地伸出一脚,满脸不爽地盯着周围,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此刻,一个青年抱着一个美女,如同古代的采花大贼,四处奔跑之余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美女,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秦浩摇了摇美女,想要借此摇醒她。

  “不,不要,我不要回家。”美女口中念念有词。

  秦浩以为她醒了,可是看到她还闭着眼睛,当即苦笑,“这该不会是闭着眼睛说瞎话吧,哪有人不愿意回家的。唉,也罢,既然摊上这麻烦事,也唯独是如此了。”

  心中暗下主意,兜了几个弯,然后在抱着女子回到了旅馆,在那接待台美女白眼之下,秦浩只能硬着头皮走进电梯。

  “哼,看得好眉好貌的,居然是一个登徒浪子。”就在电梯快要关上的时候,那接待台的美女冷哼了一声,恰恰给秦浩听到这话,当下也觉得无奈。

  毕竟,能在三更半夜抱女人回旅馆过夜的人,多半不是好人。

  抱着那醉倒如泥的美女回到房间,秦浩把她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但愿明日醒来不会尖叫。”

  就在秦浩走进卫生间的时候,那躺在床上的美女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斜视了一眼卫生间的大门。在她给这青年救了之后,她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一种邪恶的想法。

  “彩月,林家的公子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们也门当户对,你们能结婚,那是我们双方父母都极为赞同的事。不管怎么说,下个月你必须给我嫁过去。”

  脑海回荡着那中年男人在自己面前说得斩钉截铁的样子,躺在床上的美女眼泪不禁流了出来,她看着卫生间那边的身影,眼眸之中出现一抹凝疑。

  “哼,就算我嫁猪嫁狗也决不嫁那披着羊皮的狗东西。”心里暗暗所想,咬着嘴唇的粉齿毫不留情的溢出鲜血。

  “算是便宜这臭小子了。”美女轻声的嘀咕了一下,看到卫生间快要走出来的秦浩,她连忙把被子扯上,紧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今天可把我累坏了,还是早点休息吧。”秦浩换洗好之后,换上了一套新的衣衫。

  看着躺在床上的美女,一阵无奈,找房子累坏好说,可摊上那美女的事儿,还真是够呛的,明天还不知该怎么解释。

  一边想,一边在打下地铺,躺下便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浩儿,龙图是我们家族遗失了三千年的祖传宝物。它里面记载的东西极为深奥,且还拥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我们秦家世世代代都以以找回龙图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个使命,我们秦家备受了多少压力与牺牲。”

  “如今,父亲也已经老了不少,家族事务众多,唯有把这个重任交托给你了,你一定要找到龙图,免得此物落在那些歹徒的手中,解开图中秘密,那后果.....不堪设想!”

  “是,孩儿明白。孩儿一定会找到龙图完成家族的使命,完成父亲与祖宗们多年的心愿。”

  背负这一个重大使命的秦浩从某神秘的地方走到了繁华的大都市,如今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龙图毫无线索,却不禁为了找房子而烦恼。

  我真是没用,父亲,孩儿没用。

  昏昏欲睡的秦浩口中时不时吐出一个字,不清不楚的让那躺在床上的美女一阵诧异。但是,也不管怎样,她已经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脱下那黑漆漆的连带裙,露出一双白花花的小白兔,让人看到不由一阵口干舌燥,尤其是那黑丝的袜子脱掉之后的美腿,更是……

  她看着躺在地上睡着的秦浩,嘀咕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从你送我回来这里之后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可以见得你也有点老实可靠。只希望日后,你不要负我,否则……!”

  说着说着,她看向秦浩那大腿根中央的某个东西,做出了一个剪刀式的手势,好在此刻的秦浩并不知道,要不然可成为他的噩梦。

  不,是全世界男人的噩梦。

  然而,做完剪刀式手势的美女就连最后所剩无几的衣物也解除掉,然后慢慢地压下……

  【甭说,俺新书,诸位一定要收藏和推荐,不然对不起你自己啊,哇咔咔,YD起来吧。】

02


贞操给夺走了?

  翌日

  天空一片晴朗,万里无云,几只小鸟很惬意的停留在电线杆上。

  “啊……”

  一道嘶叫的声音,如同雷霆,震得那电线杆上的鸟儿一阵扑飞。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一美女掀开被子,又一阵嘶叫。

  那躺在一边的秦浩直觉耳朵一阵难受,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不看还好,看了还真吓一大跳,“你……你,我……我…我。”

  一时半刻,秦浩也说不出话儿来,甚至还有点发愣地看着那拿被子捂住胸部的美女,“靠,极品啊!”心里暗叹一声,这美女实在漂亮,而且此刻用被子捂住的胸部更是极为令人垂涎。

  只是,他觉得此刻并不是在欣赏人家美女的时候,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必然已有所损失,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

  “怎么,怎么会这样?”

  “啊!!!”美女泪水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脸上尽然是一种委屈。

  “美女,我……!”秦浩能感觉到自己此刻是全裸的,且还是在床上,“难道我真把她给XO了?可是,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混账,难道是昨天太累了?。”不知是在为什么事儿在感到一阵头皮发麻的秦浩,他拍了拍额头,道:“美女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昨夜你……”

  “不,我不想听,我不想听!”美女将自己的脑袋埋下胸前,使劲地摇头。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你能不能先冷静一点。”秦浩极为无奈,看着美女低头哭泣,他心里也不好受,发生这种事情他可以学着那些放在家族的书籍上面记载的一样,弃之不理。

  可是,他秦浩做不出这种事。深吸一口气,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当没发生过,于是他捡起自己的衣衫,快速跑进卫生间。

  而在秦浩跑进卫生间之后,美女方才抬起那梨花带泪的俏脸,眼中有无奈,有失落,甚至更多的是悲伤。为了能让自己更好的去拒绝那不良的婚姻,她选择剑走偏锋。

  “奶奶的,老天爷,老子的二十年贞操就这样给夺走,你太不公平了。而且,还是,还是选择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夺走,老天爷,我……”秦浩穿好衣服之后,一副咬牙切齿的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良久之后才幽幽叹息:“唉,事情还是需要去解决的!”

  从卫生间走出来的秦浩已经看到那美女早就穿好了衣服,已经坐在床边。

  “美女,我……”秦浩有点吞吞吐吐的样子走到电视柜旁就这么站着。

  “姓名,年龄,户口地址,目前所在职业……”美女突然转过身,已经没有流泪,反而表现的一副镇定之容。

  秦浩看到,心里暗暗吃惊,这女人,怎么变脸变得比天气还要快。但是,他秦浩却十分赞赏与佩服这种女人,遇上这种事情还能保持冷静,还真不容易。

  “美女,你……”

  “废话少说,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就给本小姐把姓名、年龄、户口地址、目前所在职业说出来。”美女站起来,语气十分野蛮,恶狠狠地瞪着秦浩。

  他见此不由皱着眉头,清秀的脸庞露出淡淡的质疑。

  看到秦浩突然变了脸的神情,美女突然换了一副语气,说:“你放心,我不会找你晦气,也不会去报警说你qiang jian我的。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的一切。”

  “知道我的一切?”

  “怎么,难道你不想负责?”美女板起了脸色。

  秦浩也不避开美女的视线,反而有点睿智的眼神让美女心跳加速。

  两人就这么对持相视的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五分钟过后,秦浩方才开口;“我叫秦浩,年龄二十,目前职业还不知道,因为个人私隐,户口不能告诉你。”

  “……?”美女听到秦皓居然才,才二十岁?

  她差点没有昏倒在地,还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深吸了一口气,她周围打量起来,突然那萌出生极为和恰的想法。

  “无业游民,生活并不富裕,还有一点就是,年龄!。”

  “不过,这些……不重要!”

  “美女,喂,美女……?”秦浩皱着眉头呼叫了两声,发现美女一点反应也没有,顿时有点发愣。其实他并不知美女已近半的把他处境给联想的七七八八,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她确认住在旅馆的秦浩并不富裕,且没房子。

  待美女反应过来之后才应了一声,但是那已经是一两分钟之后的事情,她看到秦浩皱着眉头看自己,立即说:“我叫吴彩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她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啊,不是吧?”秦浩这是本能反应,不可否认,眼前这美女长得很漂亮。

  但是,长得漂亮并不代表秦浩是花痴类型的男生,而且,他也没有想到,眼前这美女居然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她的男朋友?

  野蛮,强横,霸道?

  开什么玩笑?

  “怎么,你想反悔吗?”吴彩月这回没有摆出那一副,虽看起来很威武,却极具女人味的生气面孔,反而是面无表情。

  阴晴不定的吴彩月,让秦浩极为汗颜,晃动了一下脑袋,说:“美女,吴美女,我想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

  “为什么?”吴彩月疑惑的看着他,平时可不是有多少达官贵人的公子哥儿想要得到她,可她都不屑一顾。

  “还能为什么,你自己想想,我们只不过是……”秦浩指了指她,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突然有点无奈的松下手,“反正就是,你认为我们合适吗?”

  吴彩月没有说话,似乎在等秦浩接着说一样。

  “美女,我并不是在推卸责任,只是我觉得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你与一个不相识,背景身份都不清不楚的人交往,难道你觉得没有感情的根基的爱情会长久吗?”

  “不可否认,我们之间的确是发生了一些让人难以挽救的事实,但是,倘若这样就断送了你一生的幸福,你认为值得吗?”

  秦浩说得一点也不假,但是他这话却说到吴彩月的心坎里面去了,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他。

  “还好,没有遇错人。”心中暗想,吴彩月露出了一抹笑容,说:“感情是慢慢培养的,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我相信你并非始乱终弃的人。所以,我们可以尝试着交往。”

  “小姐……”

  “哼,难道你还想推脱吗?”

  “我……”秦浩万辞难辨,直到最后,他很是严肃的说:“吴小姐,这样吧。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我就与你交往。”

  “什么条件?”吴彩月那双美丽的眼眸直盯着他,她觉得他越来越有趣。

  “你答不答应?”

  虽然不知秦浩想要干什么,但吴彩月也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条件。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条件了!?”

  “恩,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个月看看,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我们都发现彼此都不适合对方,那就不能再纠缠对方。”

  “不行!”

  “啊???”

  【兄弟姐妹们,威武啊。。。给俺收藏+推荐,感谢!】

03


不平等条约

  003.不平等条约

  “一个月不行。起码要三个月,这是我的底线!”

  秦浩一脸惊奇,他怎么有种入瓮的感觉,甚至,这女人的底线怎么就跟菜市场的阿姨讲价一样?

  “好,三个月也行。但是三个月之后,我们彼此都必须要尊重对方的意愿,不得违反。”秦浩皱着眉头,感情可不能用价格来衡量的,再说,三个月对他来说的确算不了什么。

  “不行……”吴彩月突然又喊了一声。

  即便对方是美女,可秦浩也是个爷们啊,于是他极为不耐烦,说:“小姐,你有完没完啊?”

  “怎么,本小姐吃了这么大的亏,难道就不应该得到一些回报吗?再说,现在我要做的事情也不会逼你上梁山的,放心。”

  吴彩月鄙夷的看着秦浩,掏出一部精致的手机,按了几下,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本小姐日后的幸福生活,不,是将来三个月之内的幸福,你我今天所说的必须要留下证据,天知道你这人会不会突然翻脸不认人。”

  “你!”秦浩终于明白那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成语是什么境界了,毕竟此刻身临此境。

  吴彩月瞪着眼睛看着他,没有丝毫余地的样子,十分野蛮道:“你可以不答应,但是后果可很严重哦。要知道,我现在就跑出门外喊一声qiang jian,嘻嘻,你会知道有什么效果吧?”

  “我!!!”秦浩强忍心中怒意,毕竟此刻是自己理亏,“好,我的大小姐,随你怎么做都行。”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本小....”说着说着,吴彩月脸色有点泛红,小声道:“那是本小姐的第一次。”

  “我靠!”秦浩心中暗骂,这妞居然还敢跟他说第一次,要知道他守了二十年的贞操是谁夺走的?

  忍,老子忍!

  小人不予女人计较也!

  秦浩看着眼前这美女在唠唠叨叨,心中却突然有点像似在安慰自己。

  龙图,出现在这座城市的消息是他秦浩从家族出来的几天前得到的。

  为了能达成使命,他曾经也多番打探,终于知道,龙图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座城市。

  要在这里呆上三个月,也不足为奇。

  再说,秦浩一直都想要改变寻找的方式,只是,这种方式他暂时不想实行。因为,一旦走上那条路,那就不能再回头了。而且,也不能继续履行当初他与母亲的约定。

  就在秦浩心中盘算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录音也已经做好,糊里糊涂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美女在录音的过程中加多了几条不平等条约,这让秦浩已经既苦笑,又无奈。

  “好了,现在有证据在手,本小姐也不怕你敢反悔。”吴彩月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小小的酒窝十分令人痴迷。

  吴彩月的容貌并非庸俗,也并非倾国倾城,但是她却极有女人味,且还带着一双令人痴迷的酒窝。可爱得来带着一点点野蛮,野蛮得来也带着一点点小女儿家的羞涩,这种女人不管放在哪儿都会是耀眼的星星,看着看着都会令人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但是,秦浩却为自己日后的生活担忧起来,“希望日后的生活不要鸡飞狗跳了。”

  低调,秦浩一直只想低调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并不像因为某些事,某些人,某些物而把他的生活弄得乱七八糟的。

  为此,秦浩一直很信奉一句牛逼话: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

  与美女做好约定之后,秦浩也继续开始为他找房子的事情而烦恼。

  城市虽大,可找房子却并非容易,毕竟林子大,鸟儿也自然多。

  秦浩手头上并不富裕,只有寥寥二十来个大钞,买套房子不够,就算够他也不买,毕竟能在这城市逗留多久,他也说不准。

  三个月,一年,甚至更长,那不一定。但,不管怎么说,最低也得三个月。

  “大妈,给我来个牛腩面。”秦浩来到一处吃面条的小摊当,昨天来过一次,很好吃,今天想再回味一下。

  “来咯,小伙子,你稍等一下啊。”

  “好的!”秦浩自顾自的倒上一杯茶水喝了起来。

  然而也在这个时候,一个娇俏的身影从门口那边走了进来,她面目秀丽,笑容甜美,手中挂着迷你小包包。

  “刘大妈,给我来一份瘦肉粥。”

  “哦,是方小姐啊,好,你稍等一下,一会儿就好。”刘大妈手操工具,四五两下就已经把粥放到煤气炉上煮。

  而另一只手却在弄着牛腩面,那给成为方小姐的女生看到,“刘大妈,能把这牛腩面给我吗?”

  “呵呵,这是别客人的牛腩面,如果你要,我可以帮你再弄一个,很快的。”刘大妈微笑的解释道。

  “那好吧,你再给我弄一个,全部打包吧。”那方小姐也不介意的说。

  “喂大哥,这妞好正点。”

  “是啊是啊,大哥您快看。”

  那个嘴里叼着牙签,一脸大人物的表情转过头,看到那门口站着一个娇俏的美女,突然眼里一阵冒光,牙签都从他嘴边掉下来了。

  那两个青年看到自己大哥这表情,当下一脸猥琐的笑容就知道有戏了,反正这里都是他们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占点便宜,那也是经常做的事情。

  “怎样大哥,正不正点?”

  那大哥愣愣地点了点头,可随即却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小弟,那猥琐兼YD的笑容都让他深有领会,当即很是坏笑的指着他们,“哦,哦,哦……”

  “啧啧,大哥,你占第一,我们打后炮就就行了。”

  “就是就是,大哥,这种极品可不是经常能遇到的,机不可失啊!”

  “走,我们跟上去。”那大哥一脸猥琐的笑容,说完之后立即动身。

  而在一边一直都在狼吞虎咽的秦浩并非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一个地方都有它各自的生存规则。

  所以,他也没有必要起参合这些所谓低等痞子的事儿,再说他一个平凡人,管不到那么多事。虽然心里是这样想,可秦浩却不知道,有些时候,缘分那东西很邪门的。

  就在这时,那刘大妈往秦浩走了过来,细声道:“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档口啊?”

  “额,怎么了大妈?”秦浩疑惑的看着她。

  刘大妈一脸忐忑不安,又有些着急的把事情给秦浩说了一遍。他听得眉头大皱,原来刘大妈跟那刚刚来这里买东西的美女是认识的,她经常来这里光顾,所以在刘大妈心里面对于这个美女很有好感。

  而且,她也知道刚才那三个青年是这附近一带出名的混混,所以想要跟过过去看看,怕那方美女会受到那三个混混的骚扰。

  在不禁感叹这刘大妈为人厚道正直的同时,秦浩脸色却是有点难看,毕竟刚才他还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想起自己和刘大妈相比,还真是……自叹不如啊!

  “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忙啊,最多以后你过来我这里吃东西免费。”刘大妈满脸着急。

  秦浩见此,连忙摆了摆手,微笑道:“刘大妈你还是留在这里看档口吧,我去帮你看看。”

  “好,好,小伙子谢谢你了,记得有什么事就报警啊。”

  “知道了。”

  刘大妈看到秦浩跑出去,当下悬起来的心也放下来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相信秦浩,但是她更不想那方美女出现点什么问题。

  而秦浩可没有把刘大妈后面的话给听进去,毕竟这年头,警察通常都是等事情发生之后才会出现,报警?——那是白搭!

  民间都对比的好,打120来得最快,打110来得最慢。

  秦浩兜了好几个弯之后,终于看到那拿着东西的娇俏美女,想也没有想立即走上去,“方小姐。”

  “你,你是谁?”娇俏的美女突然用小包包护在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秦浩。

  秦浩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她身后不远处的三人,低声道:“方小姐,你给人跟踪了,是刘大妈让我来送你回去的。”

  “我给人跟踪了?”娇俏的美女突然回头一看,可是后面并没有什么人啊。突然那警惕更重的看着秦浩,“我看,跟踪我的人是你,走开,再不走开我可报警啦。”

  “不,不,不,我……”秦浩也不知怎么解释。

  “让开!”

  但,就在秦浩不知怎么解释的时候,那些痞子可不管那么多。

  “大哥,那小子……”

  “妈的,竟然想要搞砸我们的事,兄弟们,上!”那大哥一眼就看出那小子是刚才在那小食店吃牛腩面的家伙,想都没想就立即冲了上去。

  【俺很荣幸,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也看到不少即将熟悉的面孔,只要您支持东城,俺都很开心,感谢收藏+推荐!】

04

缘分很邪门

  004.缘分很邪门

  突然冲上来的三人让那方小姐也给察觉到了,不过,她的尖叫让秦浩感到很疑惑。

  “各位大哥,你们快来救救我啊,这人想要非礼我。”方美女那害怕的脸色夹带着眼泪婆娑的眼神让那冲上来的三个人犯着了花痴。

  但是,作为大哥的那个人,可没那么丢脸,毕竟在人家美女面前丢脸,那自尊可是会受损的。于是,这位自以为自尊爆炸的大哥走到秦浩面前,一副凛然的说:“美女别怕,有我们在,给这狗东西十个胆也不敢对你做什么。”

  “你说什么?”秦浩声音突然淡漠了起来。

  方美女的事情他本不想参合,可终究受人所托,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美女不领情不说,居然还诬陷自己,而且还是跟那些痞子站在一边?

  “有种给老子再说一遍!”从小到大,他可最讨厌别人如此侮辱他,别拿什么疯狗咬你一口,难道你也要咬他一口才安心的屁话理论来压他秦浩。

  因为,在他的理念里面,谁敢在他面前疯,那他就比那人更疯。

  “哼,要爷重复一次给你听吗?”那大哥一脸不屑的笑容,说:“爷说你是狗……”

  嗖的一声,所有人都只觉得眼前一黑。

  那大哥的脖子给秦浩单手掐住,他神情十分冷漠,眼中只有那大哥憋红的嘴脸,“你可知道?我生平最讨厌别人侮辱我,尤其是疯狗。因为疯狗的侮辱会让我变得更疯。”

  砰——!

  秦浩声音刚落,左手出拳,一个劲力击出,力度恰到好处,没有一下子要了那痞子的命,却是让他差点把胃酸都给吐了出来,脸色惨白。

  旁边那两个刚才就愣在那里的青年看到,神情变得慌张,手足无措的看着秦浩,若不是腿在发抖,他们也很想拔腿就跑。

  然而,也在这个时候,警笛的声音让秦浩感到一阵惊奇,回头看着那满脸恐惧的方小姐,不由皱起了眉头。

  “是你报的警?”

  “妖……妖怪。”那方美女一脸惧怕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才吐出一句话。

  这话给人听到,尤其是给那本想去救她的人听到,怎么都会觉得郁闷、憋屈。

  可是秦浩却只是摇头苦笑,心想自己摊上的麻烦事也真够多的,而且这些麻烦事都跟美女有关,还真是———头痛!

  至于报警,刚才那方美女是因为害怕,而暗地里报了警,所以此刻警察才会赶到这里来。

  “都给我站住。”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察把那两个逃跑的青年给抓了起来,从而把秦浩他们给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中年警察看到地上了猛吐混合物的青年,眉头皱起,“你们谁报得警?”

  “是我。”那方小姐很害怕秦浩一直盯着自己看,连忙走到那中年警察的身边,似乎完全把秦浩当成坏人了。

  秦浩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并不是他不想辩解,而是不管怎么辩解在证人出现的之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毕竟那方美女也把他秦浩当成坏人。

  只是,秦浩突然在心里暗暗自问了一句,“难道我就长得那么像坏人吗?”

  看着方小姐与那警察诉说事情的经过,秦浩闭嘴不语,只能承受着中年警察不善的眼光,他也不想反驳些什么。

  “这都是真的吗?”中年人仿佛能看出秦浩的无奈,问道。

  “警察先生,倘若你认为我是想要非礼这位小姐的话,还请你派人到这附近的小食店请那刘大妈过来问一下便知事情的原委。”

  秦浩的沉着冷静让中年警察感到他并非有恃无恐,于是也微笑了一下,说道:“这位先生你放心,如果你并不是坏人,我们不会对你做点什么。但是,相反,如果你不给我们老实的话,后果可不一样。”

  “我明白。”秦浩点了点头。

  “那好,方小姐,和这位先生,以及那几位痞子先生,请你们跟我们回去一趟!”那中年人警察挥了挥手,道:“带走!”

  “是!”几个警察把秦浩与那几个人都给带到了警车里面。

  原本十分简单的事情突然演变成这样,秦浩多多少少也有点后悔,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只不过是受人所托,不想让那方小姐给那三个痞子骚扰而已。

  可如今却变成自己也是坏人,不管任何人都会觉得不爽。

  “父亲说的一点也没错,为人行事必须要谨慎,看来自己还是不够经验啊。”坐在警车里面的秦浩流露出一股无奈的气息,他想父亲了,他想家了。

  这才离开了几天就如此想念,秦浩感觉自己是不是太感性了?

  不一会儿,警车在嘀嘀之下也来到警察局,走下车之后,他们几个就给送往审讯室里面去了。

  秦浩坐在审讯室里面,这里的警察很讲门道,并没有很过分的把他当成犯人一般拷上手铐,但却让他在审讯室等了足足有十几分钟,这点让他不禁恼火。

  就在秦浩恼火之际,一个穿得十分笔直的警察拿着簿子走了进来,坐在他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浩。”

  “今年多大了啊?”

  机械性的审问,让他感到很不是滋味,但也一一回答了。

  “今天发生的事,那方小姐说你想非礼他,有没有这回事?”那警察突然拉下脸,冷漠的看着秦浩问道。

  他闻言,那眉头紧锁,道:“我说过,我并没有这个念头,再说,我也只是受人之托去找方小姐谈谈而已。”

  “受人所托?受什么人所托啊?”

  “隔壁街道刘家食店的刘大妈所托,先前我已经让另外一位警察先生去对证了。倘若你们是这样诬陷本人的话,那本人也觉得有必要请律师来与你们谈判。”秦浩很恼火,这警察的眼神与面容已经完全是把他给当成歹徒了,能不恼火吗?

  人有三衰六旺,可能今天的秦浩惹上了霉运。

  那警察听到秦浩这么横的言语,当即冷哼一声,“你别以为有律师就很了不起,这里是警察局,还不到你放肆。”

  就在秦浩与这位警察针锋相对的时候,门外走过一位极为标致的美女,那一身警察的服装穿在她身上显得标致,甚至还增添了几分威武的英气。

  “局长。”

  “怎么了?发生什么案子吗?”这美女皱着眉头,那审讯室的吵声都让外面给听到了,难道发生什么重大的案子?

  先前那中年警察听到局长这么问,当即也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解释了一遍。

  “局长,您看这事?”

  “这事的根源就在那刘大妈,你把人请过来了没有?”

  “已经请过了,估计这会儿也该到了。”中年警察微笑的说。

  局长美女皱着眉头的看着那刚才吵声十分之大的审讯室,不知是什么东西驱使着她想过去看看,因为她觉得有个声音很熟悉。

  打开审讯室的大门,看到那坐在椅子上满脸冷漠的秦浩,“是你?”

未 | 完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突如其来的熟悉声音从审讯室门口那边传来,这让坐在椅子上原本就冷漠不已的秦浩猛地看过去,看到那并不陌生的面孔,吃惊变成了震惊。不,准确点来说是意想不到......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