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水之庭,生万相--解读枯山水的前世今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9 13:32:58

被神格化的龙安寺方丈院石庭




枯山水一尘不染,却宛若见到高山耸立,

无水一滴,但能感觉出飞瀑落下。

我总受風之召唤、月的邀请,

在这庭园漫游。

——梦窗疏石

这位镰仓时代的梦窗国师(1275-1351),它开创了枯山水的世界

一片白砂,几块石头,就是大千世界

一剪绿篱,几丛矮树,就是万般风云

砂就是海,石就是岛

砂纹起波浪,树篱筑海浪

自此,与一脉相承,同受道教哲学思想影响的中国古典园林,分道扬镳

平安时代成书的《作庭记》给「枯山水」下的定义是,完全用石头、石子摆放出村庄、山峦和河流的模样。当然现代很多枯山水中,在抽象化的岛屿上也会有植物的加入。


大德寺瑞峰院



缘起

枯山水,日式园林的精华

又称唐山水、乾山水

顾名思义,无水之庭

洒砂为水,立石为峰

平砂成海,犁砂成波

方寸之间,可见高山流水

世间奇观,一园而概之

富有哲理,包罗宇宙


大德寺大仙院



在日本古代,大致是飞鸟时代(592-710),其对各方面都更加文明和先进的中国无限崇拜,表现在对中国的哲学思想,如道家的自然观、神仙思想等“引进”并吸收,并对中国的山水园林格局进行复制和模仿。日本经历了从中国“引入”苑园(飞鸟时代或更早),到“和化”为舟游式池泉园(平安时代),再“进化”到枯山水(镰仓时代),最后成就于茶庭(桃山时代)一系列过程。

所以,“虽有人作,宛自天开”的园林美学原则,也一直都是日本园林的基本原则。


南禅寺方丈院


国园林文化的传入,立即在日本生根发芽。但由于日本国土四面环海,使得日本园林在后来的发展中,摒弃中国的大陆型、山水型、山路型,朝向海岛型、海洋型、水路型发展。秦始皇派徐福发现的东海三岛(可能是本州、九州与四国)的故事,开启了中国园林蓬莱、瀛洲、方丈三神山的做法。日本人在引入中国园林之后,尽管其他手法有所改变,但是,这种基于本国地理的做法却一直延续至今。


大德寺瑞峰院



镰仓后期,政治的动荡使佛教的禅宗思想盛行,产生了以组石为中心追求主观象征意义的抽象表现的写意式山水园。当时的僧侣造园家“立石僧”中,以国师梦窗疏石成就最大,用“残山剩水”提取景观局部,以残缺美和精神美来迎合当时的社会心理和审美需求,并迅速传播。从寺院到皇家园林、私家园林逐渐渗透。使园林的“自然原生”升华为“自然观照”,再升华为“禅宗观照”。由于它是以原生自然的局部和片面为基础的自然观照和枯寂表达,与南宋和元初的文人园的社会观照和情意表达相比,显出了明显的天型特征。它是追求自然意义和佛教意义的写意。日本园林风格便开始了寺社园林的宗教化倾向,日本风土化倾向、自然荒野倾向、宗教意味化倾向的发展。并蔓延到政治、哲学、艺术各个领域,且影响至今。


足立美术馆附近的私家庭院



活在东南亚孤岛上的日本人,把对风雨雷电和海啸地震的畏惧演变为对神佛的顶礼膜拜。这种对自然的敬畏,在园林创作中一直贯穿着悲哀、凄婉的情绪,景点意境追求自然超越人工,荒凉胜于人气。再加上古时京都(古称平安)缺水,在有限的尺度空间内,寓海于石、砂,赋予无生命之物以生命的枯山水,用以表达心中之景,满足精神上的寄托。


外在表现


枯山水,是一门畏缩景观艺术

砂、石、树表现的都是

自然界的海、岛、自然景观

枯山水,是一门“枯、寂、佗”、

“净、空、无”的禅意艺术

以“枯”将世界凝固成静止的永恒

现世的烦忧在这片宁静的咫尺天地中将获得释怀。

在这样的庭院中,我们见不到碧水细流,只有白砂与石头的各种组合,从中人们可以感受到海、岛屿,还有云海、孤峰,小桥、流水。


龙安寺方丈石庭


如果说中国古典园林是以可观、可游、可憩、可居的四可园林为上,讲究人与自然的天人对话,是发现式和体验式的人性游览模式。那日本庭院以远观事物外表,坐思事物内在为上,重心与心的天人对话,是悟性游览模式。重园林自然式的整体性和内在性留给人的思维空间,自然味更足。


足立美术馆枯山水


金地苑--江户时代小崛远洲的作品




哲学思想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一脉相承的道家自然山水观


道家云,“智者乐山,仁者乐水”

枯山水可无山,缺不可无水


佛家云,“自悟自修”、“无念为宗”

枯山水是“拒人”之庭、静观之庭

“一池三山”、“龟鹤添寿”的道家神仙思想贯穿始终




案例分享


典型的枯山水庭院几乎都集中在日本的古都———京都。除了本次考察的京都龙安寺庭院、南禅寺、大德寺、高台寺、金阁寺庭院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著名的代表作。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龙安寺方丈院石庭和大德寺大仙院石庭。


壹、龙安寺方丈庭


龙安寺的石庭是日本最有名,也是最老的枯山水园林精品。是位于日本京都府京都市右京区的临济宗妙心寺派的寺院。 原为德大寺家别墅 ,宝德2年(1450年)改建成禅寺, 应仁之乱中一度被烧毁,于1499年重建, 1994年以古都京都的文化财一部份而列入了世界遗产。所属的室町幕府时代是日本视觉艺术发生重大革新的时期。禅宗思想的流行使当时人们在庭园设计中掺入了简朴自律的理念,开始不用水而用砂石等静物来表现水的状态。1975年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日本时,曾表示希望能参观龙安寺内的庭园,参观后英女王对庭园赞不绝口,也让龙安寺庭园在世界范围内名声大噪。

根据"七五三“石组方法,在仅330平的庭院内,分布着5组长着青苔的岩石,此外别无一物,庭园地形平坦,东西走向,15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放置怪异,砂石波纹平且浅,也有同心波纹,喻雨水溅落池中或鱼儿出水。据说不管从任何角度看,都有一块石头隐身不见。

根据吉河功先生的解读,15块石头均不同石质,这于布石需同质的原则是相悖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如同这个石组的作者一样,成为永远的迷。

最高峰的布局很有意思,利用近大远小原理,使景深更远。这与我们布石是最高峰放黄金分割点的做法完全不同。


近年来,京都大学的科学家在英国《自然》杂志上报告说,他们通过对称计算发现,龙安寺庭园内5组岩石之间的轴对称线组成了一棵分出枝桠的树的图案。此前曾有研究发现,人脑会利用抽象的对称线来获取对事物形状的认识。科学家认为,人在观看龙安寺庭园时,会无意识地通过岩石间的对称「看」到这棵隐藏的树。人脑潜意识中看到的这棵树,可能是龙安寺庭园神秘美感的重要原因。

也有同行者感叹说,说不出的原因,坐在它前面就是觉得内心特别的平静。

我想

看见淼淼的大海

看见无极的云雾

看见浩瀚的星空

看见雄伟的高山

……

自然的力量,自然的智慧

或许人在它面前,本能的起敬并自知渺小

或许,这就是臣服、自卑感的心理暗示


大德寺大仙院前院



凝固的画面

最为永恒的象征

这种永恒的存在,让人看破风花雪月

生老病死、兴衰起伏的世间万象

这是我能理解的

“空、寂、清、佗”的表象

大德寺瑞峰院



唯吾知足,也是中国文化的体现,是知道和满足的意思。当然,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赝品。正真的此蹲踞已经不让参观了。



贰、大德寺大仙院


大德寺大仙院手绘图(估计是唯一一个不让拍照的庭院)



大德寺大仙院的枯山水,是连千利休都为之倾倒的枯山水。此处的枯山水,环绕方丈正殿,建筑物后面的细长庭园中,便是主石的安放之地。主石代表长生不老的仙人所居住的篷莱山,其右侧有个三层瀑布,这便是水流之源,水流缓缓流向京都,船型石块代表载有蓬莱山宝物往来的小舟。




造园要点

吉河功先生强调,造园的难点在于空间、布局。

枯山水是一种气场的传递,势的表达


关于布石的相关知识:

  • 通过置石、白砂的铺衬,形成山峰、岛屿、涧谷、溪流、湖海、瀑布等多种山水景观;

  • 园中没有花木,有时也点缀一些常绿的树木和灌木花卉,或苔藓、薇蕨。

  • 须弥山石组 —— 景石分作九个山头来象征须弥山,按风轮、水轮、金轮的顺序叠为三层,以立石、砂、树木相配;

  • 三尊石 —— 主石代表长生不老仙人所居住的篷莱山,两侧配以小立石,有镇宅一方、驱灾避邪保佑平安的寓意;

  • 枯滝石组 —— 后由巨石,下有碎石的瀑布小景,也是水源源头所在;

  • 桥石组 —— 设置在枯滝石组前的石桥小景;

  • 龟岛、鹤岛 —— 由六尊矮石按龟首、龟足、龟尾的形式组成龟岛六景石(一鹤首石、两鹤羽石、两鹤足石、一鹤尾石)组成一个抽象鹤岛,有长生不老的寓意;

  • 借景 —— 将庭外之景色带进庭内;

  • 白砂 —— 在佛教卵石、白砂被视为明净之物,砂纹代表流动的水流;

  • 船石 —— 船型石块代表向着深山幽谷行驶的小舟;


直纹可喻静水,“z”纹可喻海中撒网

同心圆纹可喻雨水溅落

涡旋纹可喻漩涡

叠加半圆纹可喻浪涛或波涛击岸,造成无水却似有水的效果

在白砂作画,是禅寺和尚每天必修的禅课,画出的纹理也是个人的内心写照。



缩之千里,程于尺寸

睹物静思,神游天外

看似无相,实则万象

这种看似无心实则精心的造园手法其实更是对短暂人生的思考




接下来会陆续整理日本古典私家园林(武家园林),皇家园林、茶亭、现代公园等小篇幅文章,以及布石、竹篱笆制作、犁砂等方面的工艺技法小篇幅文章,对理解有偏颇的地方请各位指正。


着重推荐两本书,本文大量参考了由天津大学刘庭风教授在2001、2003年相继出版的专著《日本小庭院》和《中日古典园林比较》这两本书,目前市面上可能已经买不到了,不过Shirley保存了电子版,有需要的可以联系,酌情考虑分享。






shirley主编说:

我们要艺术的

我们要生活的

我们要有趣的

我们要共享的

园艺生活美学

欢迎关注、加入我们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