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和郝家坡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9-18 08:07:46


2017年3月31日,在太原参加了一个主题为《创建郝家坡毛岸英红色文化小镇》会议。听省人大原副主任李玉明同志和许多领导讲毛岸英在临县郝家坡搞土改的故事。说实话,我看过许多关于毛岸英生平事迹的书籍,其中尤以1950年岸英年仅28岁悲壮献身朝鲜大榆洞事迹为感动,毛岸英是毛泽东主席的长子,也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但我真不知道他在吕梁临县郝家坡的这段历史。 人生不一定要伟大,但不可以平庸。人生不一定要完美,但一定要精彩。人生不一定耀眼,但要坚强,哪怕只是一颗小草,至少我们鲜活过。人生不一定辉煌,但要出色,哪怕只是一缕阳光,至少我们美丽过。临县隶属于吕梁市,在黄河中游吕梁山西侧。人口、面积均居山西省第二位。临县红枣种植面积和产量居全国之首,2012年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中国红枣之乡。”


吕梁山位于山西省境内黄土高原,是黄河与汾河的分水岭。吕梁又是一座英雄的山,革命的山,红色的山。这里曾经是红军东征主战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此从事革命活动。1937年八路军在山西建立了晋绥革命根据地,贺龙同志在这里生活、战斗了11年。吕梁成为华北敌后抗战指挥中心和抗日战争的根据地之一。 1948年,中共中央向西柏坡转移途经吕梁,毛泽东在吕梁蔡家崖明确提出了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时期和土地革命时期的总路线和总政策。 一部抗日战争的传记写下了吕梁人民不畏强暴、前赴后继的光荣历史; 一个英模人物感动得毛主席亲笔挥毫书写了金光闪闪的八个大字;一首《人说山西好风光》唱响大江南北,一位共和国领袖的诞生让吕梁名扬天下。 苏东坡先生写过这样一首诗称道吕梁:吕梁自古喉吻地,万顷一抹河由吞。坐观入市卷闾井,吏民走尽余王尊。为了更多地了解毛岸英同志在晋绥革命根据地工作经历,为了更多地了解毛岸英在临县郝家坡搞土改的一些事情,4月24日在吕梁红色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文穗同志的陪同下,我与宋宝林同志一行三人驱车来到居临县县城30千米的白文镇郝家坡村。郝家坡村位于临县东北方向,临白公路东侧。


村口一座雕工精细、华丽美观的古牌楼上——郝家坡 遒劲有力的三个大字,把这座古牌楼显得更加千姿百态, 光辉璀璨。古牌楼背对背的一座观音庙,相传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观音寺庙座西朝东,寺庙比较小,显得院中的几棵柳树硕大无比,苍翠挺拔。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让古老的寺庙显得分外沉寂肃穆。抬头望庙顶,令人眼花缭乱。庙前广场十颗枝叶繁茂的柳树并排挺立随风飘扬,相传是毛岸英和他的土改工作队员所栽。高大的柳树既像为郝家坡站岗放哨威武的士兵,又像是张开双臂列队欢迎我们远道而来的客人。4月的柳树长得越发茂盛,浓郁的绿色遮住了的天空,所有或喜或悲的回忆都像是被这一团浓郁的绿掩埋在记忆深处,只留下了我在寂寞中守候的思绪……



毛主席上井岗山以后的1930年11月,杨开慧在长沙被杀害,年仅29岁。杨开慧牺牲的当晚,尸体被远方舅舅偷运回家。过了十几天,毛岸英被营救出狱,才准备掩埋开慧的遗体,岸英三兄弟与妈妈难舍难分,嚎啕大哭,在场的人无不痛哭失声。是毛岸英第一个止住眼泪的,他擦了一把眼泪对两个不懂事的弟弟岸青、岸龙说:“我们要听大人的话,要为妈妈报仇!”那一年毛岸英才8岁。
2007年3月23日,毛岸青逝世,新华社电讯:“1936年,在上海流浪五年之久的毛岸英、毛岸青被党组织送到法国、苏联学习。”
毛岸英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随同苏军攻入柏林后,向斯大林提出回国的愿望。1945年12月莫斯科冰天雪地,一架伊尔客机载着离别祖国多年的毛岸英回到了祖国新疆的乌鲁木齐。换乘小飞机毛岸英一行直飞延安。18年没见过父亲的毛岸英心情迫切,毛泽东同样爱子心切,破例亲自到机场迎接了儿子,机舱门打开,毛岸英第一个钻出来,毛泽东走上前去,毛岸英看见父亲竟和照片上一模一样。毛岸英迫不及待,几乎是从旋梯上滑下来站在毛泽东面前。看到着军绿呢大衣,肩扛上尉军衔,脚蹬大皮靴的儿子,毛泽东高兴得不得了,他凝视着儿子:“你长得这么高了!”毛岸英热情拥抱住父亲喊着:“爸爸,爸爸,我多想你呀……!”毛泽东激动地抱着儿子,看到18年不见比自己长得还高的儿子今天已是潇洒英俊、光彩夺目的小伙子,毛泽东感慨万千:“我也一样的想你呀……”当天晚上毛泽东亲自下厨为儿子烧菜,毛泽东主席高兴地向前来祝贺的其他领导人介绍:“毛岸英,我的大儿子。我们父子分别快20年了,才从苏联回来……”大家纷纷站起向毛泽东主席表示祝贺。 
毛主席对岸英要求非常严格,岸英在毛主席身边生活了刚几天,主席对岸英说陕北的延安比不了苏联,要他脱下洋军装、大皮靴,给了几件补丁衣服和布鞋。毛泽东让毛岸英到边区劳动模范吴满有那里去学习种地,进劳动大学。岸英眼前是那样亲切而又陌生:黄土、沟壑、枯树、寒风。睡的是土炕窑洞,吃的是小米干饭。也许是小时候苦惯了,毛岸英不但毫无怨言,反而将身上穿的毛衣、毛裤等物件送给了人。几个月后回来,毛泽东看着儿子晒黑的脸庞,手上厚厚的老茧,高兴地说:“好啊,白胖子变成黑胖子。 在劳动大学毕业后,毛岸英被安排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为了解中国历史,毛岸英坚持做读书笔记,有问题就虚心向别人请教。此间,他还帮助曹靖华翻译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在延安,毛岸英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毛泽东的儿子而搞什么特殊化,他穿的是一件旧军大衣,住的和普通干部群众一样,吃饭也是在机关的大食堂。
1947年春,国民党进攻延安,毛岸英随中央机关撤离,按照毛泽东的安排,他跟随康生、李伯钊、杨之华、谷雨、魏怀礼等人去山西临县郝家坡土改工作团工作。毛岸英化名为小曹,对外称是曹软欧的侄子。 岸英作为一个工作队员的身份参加了土改工作,这就不同于他回到延安后的任何身份了。以前他都是小学生是被指派的被动行事。这次康生放手让他去干,给他以方便,让他去充分行使领导权。刚开始岸英兴致勃勃,下乡访贫问苦、斗地主、分浮财。这些除给毛岸英感到新鲜外,更多的是处于一种工作状态的亢奋中,他觉得跟着康生学了很多知识。 
晋绥边区土改运动开展得比较早,1946年中共中央发出《反奸清算与土地问题的指示》以后,晋绥土改运动全面铺开。在全面掌握农村阶级状况和土地占有状况的基础上,制定了《怎样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文件,对不同阶级的划分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然后,工作团再次进村土改试点,访贫问苦,调查研究,摸清阶级,组织积极分子队伍,建立农会,召开斗争恶霸地主大会,申冤报仇,启发、提高阶级觉悟,划分成分,毁契烧约,清算账目,分配了土地。
但是,1947年4月5日康生率领中央土改团来到临县郝家坡后,全面否定了晋绥分局制定的《怎样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文件规定。他派人到郝家坡坟地看围墙和石碑,查三代定成分,把许多无封建剥削或者只有轻微剥削的劳动人民错划为地主、富农,特别是将富裕中农错划为富农,打乱了革命阵线,扩大了打击面,影响了贫雇农与中农的团结。郝家坡出现了打人的情况,不仅打地主、富农,也打干部、党员。情况反映到康生那里,他不仅不制止,反而说什么,群众发动起来了,有义愤嘛,打几下也可以。还别出心裁地提出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的错误口号,从此,晋绥土改的极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毛岸英为什么对康生式的土改做法感兴趣?康生当年从法国把毛岸英接到莫斯科,通过在莫斯科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驻地的生活与交往,毛岸英对康生的印象不错。毛岸英自小缺少别人的关心和照顾,康生对他嘘寒问暖,出于人的自然本能,一种亲和力便从心底油然升起。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毛岸英对康生有了新的认识……

他在郝家坡村写给父亲毛泽东的信中有这么几句话:“我来到郝家坡才两个月,已深刻地感觉到自己长大了不少,土地改革中学习两个月所得的东西,要比蹲在延安机关学习两年还多。”岸英把思想的变化和对事物新的认识毫无保留地写信告诉了父亲。这些信,少了些受康生影响的成份,多了些自己独立思考的内容。毛泽东感到欣喜,他很快复信;“岸英吾儿:看你的信,你在进步中,甚为喜慰……你要看历史小说,明清两朝人写的笔记小说(明以前笔记不必多看),可托周扬同志设法,或能找到一些。”由于岸英勤奋工作,并在后来实践中表现出的政治思想水平,所以深受郝家坡父老乡亲的喜爱和拥戴,并受到了同时在郝家坡搞土改的老同志好评。




当天下午,我们看望了84岁的严庭龙老人。严老听说我们要了解毛岸英在郝家坡搞土改的事,高兴的连慢摆好小板凳,拿出了芙蓉王香烟,像见了亲人一样热情地招待我们。严老告诉我们,他的父亲严朝臣当时是村里的民兵指导员,和毛岸英接触频繁,经常夸起毛岸英:“明世事,懂道理,人家不愧是毛主席的儿子。” 老人点燃一枝烟接着说:“岸英在我们村工作时,我已经十几岁了,有记忆。岸英对人和气有礼貌,经常和村里人蹲在街道上啦家常,当时正是春天,他关心地问老乡庄稼种上了没有?种了什么?种了多少亩?那一年天旱,岸英还组织人给我们村里打井,那口井就在他住过的小院子附近。现在井虽然不能用了,但郝家坡的老乡为了感谢和纪念岸英,在那个井上盖了个亭子加以保护。”老人还告诉我们毛岸英参加了山西临县郝家坡的土改工作后,又到山东渤海地区参加了整党。在山东渤海整党试点时,岸英已经成为一个善于开动脑筋,独立思考问题的领导干部了,实践工作使毛岸英开始学会发现问题,处理问题的方法了。这和他在郝家坡参加土改工作大有关系。污泥可以长出莲花,寒门可以培养孝子,洪炉可以炼成钢铁。困境可以成就伟人。



年长日久,毛岸英原住窑洞现已不见。为纪念毛岸英在郝家坡的日日夜夜,村干部决定在旧址仿照原样重建。村最东头,站在毛岸英住过的小院门口,新建的一条电器化铁路从右方向通过,远处杨树婆娑清晰可见,鸟儿鸣叫炊烟袅袅,阵阵树皮香入心沁脾。杨树下一条农民灌溉用的水渠,小溪潺潺。偶尔也能看到几尾游得很慢的小鱼,鱼儿似乎在思念着小院的主人?小院里的花花草草,该开的都开了,该绿的都绿了,它们彼此间相互辉映着、衬托着,到处都是鸟语花香。真可谓花开满院迎春来,东风阵阵沁心扉,让你足不出户而感受到郝家坡这个小山村的美了。度步在岸英住过小院,瞻仰岸英旧居,想起前几天看过的一首小诗:百炼成钢展雄风,一身浩气立心中。保家当以人民念,卫国终凭将士忠。烽火峥嵘星斗北,人生坎坷雪风东。望乡笑脸魂还在,郝家坡村映彩虹。战火燃疆逼出兵,跨江勇士志坚贞。戎征易系思齐念,壮别难回润之身。生以丹心酬国愿,死留碧血醒边盟。忠魂世世启来者,和泪挥毫祭岸英。


 ——文 穗 宝 林 安 子2017、5、1于晋中市




彩推荐



  本文编辑雨涵  

微信 :342248956

邮箱:342248956@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