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N+1”租房调查:价格未因隔断而打折扣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8 20:25:08

桔子国际

(原标题:北京“N+1”租房调查:价格未因隔断而打折扣)

一部热播剧《欢乐颂》让合租生活变得似乎很美好,而前不久住建部副部长陆克华对于上海“N+1”租房方式的认可,更是让许多囊中羞涩的租房者看到了希望。

事实上,“N+1”已经存在多年,但并未取得合法身份,始终徘徊在与非法群租房纠缠不清的模糊地带。

现实

“唯一的卫生间每天上演抢夺战”

本科毕业后,老家河北的徐薇开始了“北漂”生活。作为一家私企的职场菜鸟,她不得不面对每月实际到手只有三千多元的骨感现实。“谁都想有个大大的阳台,自己住得宽敞自在,可就我这点钱,哪怕不吃不喝,都未必够一套一居室的租金。”徐薇翻了翻网上的租房信息,一间正规卧室动辄要上两千的价格对她来说同样太过奢侈。

几番比较之下,她将自己的家安顿在苏州街附近一栋老房子的隔断间里,“虽说原始格局是三居室,但整套房子建筑面积还不足80平方米。”像许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房子一样,原有的客厅不仅昏暗无窗,面积也小得可怜。即便如此,精明的房东还是不舍得浪费,用石膏板在卫生间和主卧之间加上一面墙,轻松完成了这套房的“N+1”改造,而这间由客厅隔出来的6平方米左右小窝正是徐薇的栖身之所。

隔断墙上,一扇开向室内过道的小暗窗让她很是纠结,“打开就意味着隐私全无,关上又觉得太闷。”无奈之下,她只好买来一台电风扇对着墙吹,“好歹能让屋里空气流通些。”躺在狭小的单人床上,徐薇几乎从未享受过片刻安宁。“薄薄一层石膏墙,根本不隔音,过道里来来回回的走动声、洗衣机轰隆隆的搅动声,甚至隔壁屋用微信聊天的说话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徐薇发现其他三间卧室还住着两对情侣和一个单身姑娘,与五个室友合租,意味着唯一的卫生间每天上演抢夺战,“洗澡、上厕所都免不了排队,得在屋里竖着耳朵听动静,晚去一步就要再等老半天。”尽管有着诸多不如意,但徐薇庆幸自己当初直接找到房东签了合同,省去一笔中介费,而每月850元的租金也让她得以攒下钱来贴补家用。

探访

“价格并未因隔断而打折扣”

在北京的租房市场中,“N+1”模式已经存在多年。除了像徐薇房东这样自行改造的隔断间以外,也不乏公司采取统一行动。

以某主打合租公寓的O2O平台为例,仅在金隅汇星苑(楼盘资料) ,可供出租的房源便多达130间,其中包括由客厅改成的“N+1”版卧室。记者以租房者身份联系该平台,由管家带领进行了实地探访。

在门上输入密码后,管家打开了一套刚装修不久的新房。迎面四五平方米左右的餐厅里,除了一张餐桌和四把椅子外,再无其他陈设。餐厅右侧过道旁,原本的客厅被一面墙隔成12平方米的北向卧室,总面积不足90平方米的小三居也因此升级为四居。从外观来看,清一色的白墙倒是并不显得突兀,包括床、书桌、椅子、衣柜等在内的配套设施也一应俱全。

管家用手敲了敲隔断墙,“这都是用实体砖改的,厚度跟其他房间没什么差别。”从价格来看,每月2290元的租金也比另外两间原始格局中的9平方米次卧高出300元,并未因隔断而打折扣。

“这个小区刚交房,我们从业主手上拿到的都是毛坯,依据标准化流程进行测量,由设计师给出图纸和方案,安排施工队执行。”据管家介绍,公司通常与业主签订五年的委托合同,收房价则按照30个月收回成本来计算,“你瞧这些家电,从灶具、冰箱、空调到洗衣机,都是全新海尔的,全套配下来就要两三万,再加上家具和软硬装费用,一套三居改四居下来得七万,两居改三居也要五万。”

这笔钱由谁来出,直接关系到房租收益的分配方案。“如果我们自己出钱,那差价就归公司,比如我们从业主那里以7000元的价格拿房,改造后租到10000元,多出的3000元就是利润。如果业主出钱,那我们就从实际总租金里抽百分之十作为服务费。”

< 12> 全文浏览
(责任编辑:黄赟)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