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混迹十年—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23 09:46:23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十年偷偷地从指尖溜过,在公司的第十个年头已然开始,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

从哈工大毕业,怀着无限的期待踏入公司,选择自己熟悉的硬件设计岗位。梦想着数年之后自己能够设计一款很酷的硬件,改变人们的生活,实现自己“Make life comfortable for the world”的梦想。

公司的产品设计和学校里学习到的完全是两码事,面对新的知识,如饥似渴地不断学习。那时候满腔热血,浑身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刚开始的时候负责单板的维护工作。经常和兄弟们半夜爬上MSN,定位外面开局的故障。慢慢地掌握了更多硬件设计知识后,便开始独立负责单板设计。后来还有机会做一些系统设计。工作向着理想的方向发展。这也感谢部门的氛围,和在学校实验室的时候没有多少差别,都是有疑问可以直接向别人请教,相互之间也没有保留。伴随着知识在不断积累,时间也在慢慢流逝。这几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人生的两件大事:结婚和生子。面对蹭蹭上涨的房价,面对嗷嗷待哺的女儿,生活和工作本应按部就班向前走了,但是内心那个被名为“现实”的灰尘掩盖的梦想却时不时的露出头角。然而自己也渐渐感觉到硬件创业远远超越之前的想象,本以为独立完成一件产品的设计就能销售,甚至大量发货,但是在经历了三年多研发的摸索和锻炼后,体会到硬件创业的成本之大,不仅需要积累各种芯片供应资源,还需要生产测试厂商的资源,另外前期备货还需要大量资金。做出一件东西跟做出一件产品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2010年,不顾原部门领导的挽留,不顾收入及职称的损失,我离开硬件研发部门,加入了公司平台规划团队,成为连接市场和研发的桥梁。在研发的时候更多聚焦的是自己所负责的硬件部分,对系统的理解却一知半解;而在平台规划的时候,不仅需要单板层面的理解,还需要整机、网元以及网络层面的理解。平台规划的工作让我接触到了公司大部分硬件产品的系统架构,包括核心网、路由器/UPP、OLT、BBU、MDU、PTN/OTN等。看问题的视角也慢慢从技术层面转变为技术、市场和政府三个维度的综合。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开始踏入户外,继而迷上了徒步登山。让身体在草甸上行走,在暴风雨中前行,在烈日下攀登。汗水打湿身体,而内心在行走和攀登过程中获得满足。历经艰辛登上山顶,在悬崖边耍酷是我的最爱。登山和创业非常类似,只要方向没有问题,那么只需坚持就一定能到达山顶,到达目的地。不过这个过程会遇到很多问题:偶尔的迷失方向,持续攀登消耗的体力,遥遥无期让人崩溃的山峰,变化无常可能随时下雨下雪的天气。很多时候翻越一座山头发现前方还有更高的山头;很多时候因为时间紧张可能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很多时候可能因为前途实在太渺茫放弃攀登。惟有坚持,我们才能登顶,才能欣赏到完全不同的风景。

2012年,公司在遭遇到危机之后开始转型,部门随即开始蓝海项目实践,我们也顺理成章的加入了CGO实验室。以前只知道做产品卖设备赚钱,哪知道“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来买单”的故事,还有什么互联网思维之独孤九剑等等。渐渐地把客户变成用户,从用户角度考虑实际需求,慢慢地理解商业模式设计,也开始通过网络接触到36氪、黑马会、创业邦等创业平台,见到各种创业案例和随时拿到融资的团队。自己的大脑也跟着不断涌现一些新的点子,虽然很多点子随着时间被遗忘,但有些点子一直在脑海里翻滚,不停地折磨自己。

2013年,与公司的七年之痒,经受不了那些点子的折磨,我决定让这些牛B的点子变成现实。尽管有人说你的点子已经有10000个人想过,100个人已经开始动手,最后只有1个人成功,但是我认为最后那个人就是我。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以及对户外的理解,决定做一款移动互联网的户外产品。和身边的一些朋友交流后,大家一拍即合,于是驴江湖的概念就诞生了!接下来我们花了2个月,利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梳理需求和架构,一遍一遍的论证,还经常为一些功能点吵得面红耳赤。随后便是紧张的开发,为了保证进度,我们每天晚上九点准时在skype上面,随时沟通解决问题,每周末碰头进行集中办公。那段时间是辛苦的,为了赶上户外黄金季节的时间窗,我们曾每天只睡4个小时,坚持了2个多月。那段时间也是快乐的,尤其最后网站和android版本都上线的那一日,我们把酒当歌,开怀畅饮。大家忘乎所以的欢笑,那个时候我们踌躇满志,都以为成功就在前方不远处招手……

虽然之前对困难有所预料,但是没有人会想到,现实远比预料地残酷。用户和融资并没有随着我们的推广而像潮水般涌来。开始时我们拜访了南京每一家户外俱乐部,拉到了一些玩家使用我们的app。然而俱乐部对新产品的第一反应是戒备和排斥,担心我们会抢走他们的客户。对于我们本以为会大受欢迎的功能,用户要么根本不需要,要么提出体验不好。因为人手不够,手机端只开发了安卓版本,而身边却越来越多的苹果用户。打击接踵而至,我们才意识到,一个产品和一个好产品之间只差一个字,却相隔千年万年。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只有默默地咬紧牙关,更加拼命的熬夜赶工,针对用户提出的各种意见进行修改。然而努力并不一定就会有回报,3个月后,驴江湖的用户增长彻底停滞了,投资也因圈子太窄而迟迟没有着落,每个人都陷入了阴霾。为了团队释放压力,也为了激励自己,团队进行了一次荒山穿越。因为很久无人经过,原先的古道长满了野草并被各种树枝遮挡。我们在翻越一个山头之后迷路了,被困峡谷3个小时。沉积已久的情绪在此刻爆发,大家失声痛哭。没有必要的补给,没有干净的水源,生命受到威胁!好在后来又花费3个小时翻越另外一座山头,硬是趟出条路。我们终于摸黑在暴雨来临之前到达安全地带。就在大家终于放松下来的时候,技术合伙人却终于下定决心,在那个黑夜对我说“抱歉”。我知道我无法挽留住他,因为他的眼神流露出痛苦但是却非常坚定。在这大半年的时间内,大家不仅没有休息好,而且还放弃了大量的业余时间扑在项目上。没有时间陪伴爱人和孩子,没有业余生活,现在项目又迟迟没有进展,选择放弃是可以理解的。

就这样度过了七年之痒,2014年,面对团队动荡和产品迭代的停滞,身边的朋友都劝说我放弃。家人也希望我能够更多地心思用在正经工作上面,毕竟公司的蓝海项目还是有很多机会。多少次陷入了失眠的境地,多少次想要放弃,却又一次次地说服自己继续坚持。那段时间一方面在工作中投入更多地精力,更多地接触用户,学习新的知识;另外一方面总结驴江湖失败。对于我们这样技术出身的人,创业缺少了对用户的理解,缺少投资人脉,很重要一点就是缺少互联网的运营经验。针对几点原因,重新思考驴江湖产品的用户需求,核心功能和迭代。同时注意户外行业资源、投资资源的积累。不断学习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经验,也在参加活动中遇到新的合伙人,慢慢地对产品的未来更加明晰。

2015年,加入黑马会,接触到大量户外行业资源,也认识很多大佬。产品找准了市场定位,新团队组建成功,新的版本重新上线,包括之前缺乏的苹果版本。未来的road map也有了明确可行的规划。这一回,获得了多个投资人的认可和明确的投资意向。

于是我决定全职全力将驴江湖项目做起来。身边的朋友大多劝说继续兼职做着,一直到项目能够有收入再全职。毕竟现在我司业绩在好转,收入也在不断增长,另外所在的蓝海项目在市场上面还在不断突破,而且未来还可能在其它一些方向找到更多更好的机会。然而这一切我不得不放弃,因为经过了2年对初心的洗练,我已经清楚的明白驴江湖才是我想要的!经过前面两年的时间,家人也逐渐理解我,只是对未来仍会表示出丝丝担心。就连女儿也说:“你都没有工作了,我们没有饭吃了,以后家务都是你的了!”说实话我也犹豫过。孩子要上学,房贷要还,父亲查出病重。一切家庭的负担都需要我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能够支撑起日常的开销。但是内心那份冲动和对一个更美好未来的期许却让我坚持。家人不忍我痛苦后悔,决定让我去尝试。我知道我的责任更重了,不仅需要养活自己和家庭,还需要养活团队。未来还很遥远,但我能看到远方的那抹光明!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成长的烦恼。在诸多生活压力的围绕下,我们忙于奔波,疲于奔命。很多时候我们希望改变一下当前的处境,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去见见不一样的人。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想一想,却不敢实践,只能用对他人的羡慕来弥补自己内心的遗憾。人们更多地愿意向往,而用没有时间,没有钱,没有资源来说服自己不去改变现实!

生活可以让我们忘记自己,但是我却忘不了那片东海水,忘不了花果山,忘不了取经路,忘不了路上的人儿(悟空语)。我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么就需要去努力一把,去尝试一次,否则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感谢公司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因为缘分大家才会相识!
感谢在公司遇到的每一个人,感谢大家给我的帮助!
我会想念曾经一起奋战过的兄弟们.......
我会怀念公司食堂的饭菜......
在这炎炎夏日,我更会怀念公司班车为我们带来的凉爽!

PS:对于创业的一点看法,首先需要获得家人的理解,业余时间创业真的会很辛苦,项目会挤占掉陪伴家人和孩子的时间,至于睡眠时间更不用说,其次需要不断拷问自己这是否是自己想要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冲动是否越来越强烈?另外需要一个团队,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单打独斗就能成功的年代了,一个凝聚力强的团队能够克服更多地困难!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一起交流学习。


推荐关注微信:tongxinjob
传递最新的通信职场资讯,分享通信人的职场经历,发布最新的高薪通信职位信息,伴你的通信生涯成长!2015,我们在等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