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家庙联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23 07:36:24

  锦绣庄氏一族可以说是五店市传统底蕴和历史文化的标杆。一座“盖南门外”的庄氏家庙,五座思齐、壁立、震福、裕斋、希信小宗庙及古山故居、梅山祖亭,再加上众多的族人故居,其建筑总量占整个街区近半。泉州每个聚族而居的家族,都有一个甚至几个祠堂,作为家族的象征和中心。一般祠堂建筑只有三开间至五开间,而庄氏家庙竟达七开间。祠堂占地近千平方米,由99支半木柱支撑起来,建筑材料均以红砖红瓦,连所有支柱也是红色,形成“一片红”的堂皇景观。祠堂大门两侧、内厅所有墙柱到处镌刻着金光闪闪的楹联,其内容都是家族辉煌历史及祖宗功德的浓缩,粗略数来有60余副。一边读联,一边“联想”,思绪便穿越时空,溯流而上。

  忠孝一门家声旧;会状两元泽世长。

  这是明代状元庄际昌亲题。“忠孝一门”说的是其曾祖庄用宾的事。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大举进犯泉州城,进士庄用宾和弟弟庄用晦组织乡兵,打得倭寇溃不成军,解了泉州城之围,救民数万。倭寇恶毒报复,发掘了他们父亲的坟墓,兄弟俩又组织族人进行反击,用宾背负父亲的遗骸返回,断后的用晦却死于敌手。倭患平息,数万得救的难民无不感恩戴德,而失职的守备却瞒上不报。经过庄际昌多次上书,直至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明神宗才特赐“一门忠孝”的匾额。如今这块巨匾还高悬在家庙的大厅口。为国尽忠,对长辈尽孝,其忠孝刚烈,成为庄氏后人奉行的圭臬。巧的是庄用宾与泉州的另一位先哲李贽,夙缘颇深。嘉靖三十九年李贽奔父丧第一次回乡,但一到家却碰上倭患,他推迟了父亲的葬礼“率子侄登城御守”。同样的爱乡爱国情怀,让两家结了亲缘,庄用宾的儿子庄纯甫,成了李贽唯一女儿的夫婿。

  “会状两元”指的是万历四十一年族亲庄奇显高中榜眼,万历四十七年庄际昌本人会试、殿试皆第一。《福建通史》载:“终明之世,闽人两得第一者惟际昌而已。”明朝历277年,庄际昌的名气之大可想而知。他自幼聪颖过人,过目成诵。从《泉州府志》的记载中,我们还知道他又是个天才的书法家,从家庙中有限的手迹中,也可以印证这段信史。

  庄际昌居官刚正,守直不阿,因而不愿与魏忠贤等同流合污,乞请返乡。归家后他为家乡兴利除弊,约乡邻编成自卫军守护家园,捐资修建了溜石的水利工程,还热心扶持后进。崇祯元年,他复被起用,每日黎明入朝,夜二更方回,劳累而不顾休息,终于病逝于官邸,终年52岁。临终前他自题墓联:“百年忙半世,四大本归虚。”庄状元在世,明朝已走向衰败,此联虽有遁世的况味,却不失一种文人的旷达,一种洒脱和对生命的彻悟。他自选的安息之所就在五店市的梅山脚下。

  一榜三龙齐奋;五科十凤联飞。

  此联道出了庄氏一族人才济济,英杰代出的辉煌历史。“一榜三龙”,指的是嘉靖八年的会试中,庄氏一族有庄用宾、庄一俊、庄壬春3人同科中了进士。明代共举行会试89科,每科二三百人不等。一个家族同科考取3人,占百分之一强,你说奇也不奇?“五科十凤”说的是从明代弘治十七年至万历二十八年的近50年间,庄氏族人有五次两人同时考上举人。三年一次每次全省仅录取数十人,和现今的高考相比,高于考上北大和清华了。

  锦绣庄氏一族,忠孝传家,书香绵延。明清两代,万历、乾隆两朝,在150多年间,共有四个状元,两个榜眼,成就了一个家族最辉煌的篇章,而且至今不衰,如华侨巨子庄启程,名学者庄善裕、庄国土等等。

  为什么庄氏会出现这么多人才?诚如明代知州、里人李伯元所言,青阳一地素有重视文化教育的传统,只要衣食稍足的人家,就会让孩子读书。一个家族中科举的人数往往比一个小县还多,考不上的大多也选择执教,以致出现过老师多于学生的奇观。如是,文教不兴盛才怪呢!(泉州网-泉州晚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