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末日文的三观,好正点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8 12:05:4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书荒了,你还不关注等什么呢!


书懒·随笔


黑夜将至

起飞

末日像

降落

书评许可证

公众号[2017]第319期


本栏目由脑洞清奇的书评君九哥独家呈献

九哥野评:

九哥野评:今天给你们来一本带脑子的合理末日文,叫做《黑夜将至》。

这是一本很独特的末日文,也算是九哥我少见的正能量而不圣母的小说,综合来说,在九哥我这个老书虫的眼里至少是精品良草的水平。

这本小说的第一个优点就是故事合理性较高,三观也比较正。说实话,末日文看的多了,几乎都是延续个人英雄主义、弱肉强食主义、黑暗主义的文风,看这种小说除了求一个爽之外,几乎都不做他求,更别提合理性的问题。可这本小说且不说它的合理性有多严谨,至少它值得我们去讨论,这就已经很难得了。其中,对于作者肯以一种正面的形象来描写我们的国家政府在面对末日灾难的行为,个人表示赞赏,而且也觉得这个设定也符合我们现实的感受。对于其他的国家体制,九哥我没有研究过,更没在那些体制下生活过,但对于我们自己国家体制的感受,可能是不能再深了。我们首先拥有的是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这个集权是法理和民心的双重加持),所以,不可能末日一到来,立刻各地方、各军区只因为联系的不通畅,就变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王国,听调不听宣,要真成为这种状况,九哥我觉得至少通讯要落后到比2000多年的秦朝时期还落后的程度才可以。另外,在我们国家的体制里,虽然不是西方那种精英教育,但官员的选拔绝对是精英选拔。大家知道九哥我对很多末日文常感到无语的一个地方是什么吗?那就是那些作者对于我国官员的那种低智商的描写,要不就是市长,要不就是省长,反正这一类的官员形象永远都是脑满肠肥、自私自利、胸无城府、色厉内荏的货色。同志们啊,这个太不合理了点吧,自私自利这个还算是合理,但胸无城府、喜怒形于色的货色,还能有资格当大官。这本小说在这一点上,相对其他小说来说,真是好的太多了,至少在现实的合理性能让我们心里过得去。

其次,小说的开局虽然无甚新意,但还有很多不落俗套的东西的,这点很好。小说在开局就有平行世界的穿越者带领做了一定的准备,政府的反应迅速也很合理,然后,作者再通过设计相对合理的“意外”剧情,从小处入手,一点点地瓦解掉原有的正常社会秩序,以此合理地引导出一个真正的末日世界。从这点来说,在剧情设计、脑洞方面,已经胜过了大多数的末世文。

最后,要说的是,小说的主配角人物的智商绝对是在线的,但这点在书中反而被诟病,主要原因就是落差啦,作者对主角和反派大boss的描述是高智商,但智斗水平却只是比正常水平高了一点而已,这样的落差当然不会让读者满意啦,但无论怎么说,这本的主配角人物都智商在线已经很难得了,甚至就连丧尸都不再是只知道吃吃吃没有脑子的蠢货,人类也不是自私自利的自私鬼。

最后的最后,小说的缺点虽然并没有那么严重,但对于一本给予了很大期望的故事来说,还是要讲讲的。首先是有个很重要的穿越者配角名字叫于谦 ,虽然不是主角,可是对于像九哥我这样一个忠实的相声迷,实在是太出戏了。正常来讲,作者的“于谦”形象应该是梁羽生小说里或是历史上明朝的大忠臣于谦,可毕竟相声听多了,九哥我真的忍不住一看到“于谦”这两个字就想到说相声的那个于谦啊。其次,三观正是好处,但正能量煽情也一定要适可而止,感觉煽情的桥段可以再做简略浓缩一下会更好。再次,就是虽然整体上都不错,但作为一个新人作者还是会有漏洞和bug出现,这点就需要作者更多的细心了。

 

 


书名及作者:

《黑夜将至》

作者:温言对酒

简介


黑夜将至,处处危机。

  在这漆黑绝望的漫漫长夜中,你是否希望看到一簇温言的篝火?

  我们就是那束火光。

  我们不愿做守着一亩三分地吃罐头的小霸王。

  我们不愿开着后宫进行着东躲西藏的大逃亡。

  我们不愿当一群阴沟里守着腐臭奶酪的老鼠。

  我们不愿看到你们脸庞上的仓皇,嘶喊中的绝望。

  所以我们挺身而出,为自己而战,为你们而战,为人类而战!

  只要我们还在,战火就绝不会熄灭。

  我们在黑夜中燃起温言的篝火,用生命的光辉守望黎明。

  我们是地球的坚盾,人类的守护神!

标签


重生、科幻、末日、智斗、连载

原文摘录

  第一章    最意外的相逢


        “好的,今天的节目就先到这里了。对了顺带一提,近日为季节流感高发时期,听众朋友们请注意通风,避免传染噢~”电台里主持人俏皮的声音渐渐变低,接着狂野暴躁的重金属音乐响起,高分贝震得人耳膜发痛。

    “我,在哪……”一身酒气的大男孩缓缓醒转,迷茫地打量着四周。

    “啪”一声脆响,刚清醒一点的可怜虫被一记耳光打的再次迷糊起来。

    “黄班长,你在我租的公寓里呢。”打人者笑道。

    “啊?”可怜虫黄汉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他满脸笑容,正揉着右手,为下一记耳光蓄力。

    “你绑架我?”黄汉挣扎着想要坐起,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经被绳索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上,“杨小千你,你是在搞怪,对、对吧?你这个人就是喜欢搞怪,是你们一起搞恶作剧整我对吧?”

    杨小千笑吟吟地摇头,不说话。

    “别逗了。我知道你这人就是这样,喜欢搞怪。不过你这次玩得也太过了吧,就算高考完了也不能胡来啊,你快给我解开,很痛啊。”黄汉装出一副“我了解”的表情,努力挣着手腕,额头上的冷汗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慌张。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回黄汉脸上两个五指印算是对称了,让他因疼痛恐惧而扭曲的英俊脸庞变得有些喜感。

    “嗨呀,你这个人,真是气的我呀,瑟瑟发抖。”杨小千一边怪里怪气地说着话,一边点着唇边的香烟,忽明忽暗的火照出他侧脸的轮廓,已经没有笑容。

    “是啊,我绑架你了啊,倒不是为了赎金。”杨小千吞吐着烟雾,“是为了于谦。”

    听到这个名字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黄汉的脸色变得一片蜡白。与杨小千的戏言不同,他现在是真的在瑟瑟发抖了。“我,不是我!”

    “你可能不知道我和于谦的感情有多好。”杨小千摆了摆手示意黄汉闭上嘴,自顾自地说,“你也知道我是个喜欢搞怪的人。一个人搞怪没有人看是多么可悲的事情你知道吗,好在以前我一直有于谦,虽然我不是郭德纲,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比于谦还于谦的好捧哏。”

    “我跟他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直就读的一个班。要不是我喊他来住一起好玩,以他的成绩根本就不用租到这个学区公寓里复习”

    “都怪我啊,要不是我喊他来,他也就不会碰到你半夜欺负女同学这么狗血的事,也就不会英雄救美跟你产生冲突,更不会被你指使他人污蔑、殴打,也就不会因斗殴被记过处罚取消了自主招生的名额,也就不会借酒消愁,也就不会深夜被酒驾的司机撞死了。”

    说着说着,两滴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杨小千伸手在脸上抹了两把,用泛红的眼珠盯着黄汉,接着说道:“早知道会这样,我就该早点把你杀了,不过好在现在也不迟,对吧?”

    “不不不,不对!”黄汉终于清楚意识到眼前这个疯子是来真的,大喊道,“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于谦出意外以后,我也很害怕!很害怕!到了晚上都睡不着觉,白天也没心思复习,我的高考都因此失利了,所以我才会酗酒。他的死真的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嗯,如果这是意外,确实不能全怪你。但我很清楚,这不是意外。”杨小千扔掉剩下的烟蒂,拿起工具包开始在里面挑挑拣拣,翻出一根针管。

    “你不能杀我!这是犯法的!”黄汉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杨小千你不要一时冲动把自己的人生也毁了!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好啊,商量一下吧。我想要你的命啊。”杨小千拨弄着针管,开始抽取致命的药物,“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一时冲动搭上自己的人生的,喏,看到那边墙角的罐子没,七八斤碱,加热器加热到一百五十多度,你的尸体就没有啦,无影无踪。以你的德性,几天不回家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几天之后,什么证据线索都没有了。”

    “嗯,都准备好了,期待吗?还有啊,别大喊大叫的了,这里租住的都是学生,现在高考完了,基本都去狂欢了,我已经细心检查了噢。再说就算还有人在,你的声音也会被音乐盖掉的啦,别白费力气了,好好享受一下你人生最后的时光吧,品味一下这种等待死亡的痛苦。”

    黄汉绝望地看着这个笑嘻嘻的昔日同学,一阵阵晕眩袭来,让他感觉天旋地转。

    深深吸了一口气,杨小千却放下了针管,打开自己的烟盒,空空如也。

    他并不像表现的那么无所谓。

    疯言疯语是为了让黄汉感到恐惧,黄汉越恐惧越痛苦,这场复仇才越有意义。

    但不管怎么说,杀人这件事对他而言还是太过沉重了,哪怕做了完全的准备,下手之前那一刻,紧张的情绪还是让他呼吸不畅。

    得再抽根烟。

    “我下去买包烟,黄班长等等我啊。”杨小千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顺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掼在黄汉头上。黄汉头一歪,昏迷了。

    “啧,虽说来回也就十几分钟,但是万一楼下的房东回来了嫌我音乐太吵上来叫门没人应,自己用钥匙开了门,那可真完蛋。保险起见还是把音乐关了吧。”

    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绳索后,杨小千关了音乐,用胶布和绷带封住了黄汉的嘴,匆匆下了楼。

    五分钟,十分钟……钟表滴答滴答敲着,门外悉悉索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黄汉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没有看到杨小千,却看到一道刺眼白光闪现在屋内。

    白光过后,一道身影浮现而出。

    “唔!!”黄汉看清这人的样貌后,发出一声低沉惊呼,不可置信!

    ………………

    十五分钟前。

    杨小千一路小跑到了最近的便利店,倒不是赶时间,只是想用奔跑舒缓一下内心的紧张和压抑。

    跑进便利店后杨小千发现这里人比想象的要多,十几个人围聚在一个货架前不知道在做什么。

    “给我拿包红江。”杨小千朝便利店收银员点点头,问,“那儿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好像有个人在那吐血晕倒了,我们经理就在那照顾着呢,其他人都是看热闹的。”收银员小妹脸色煞白,显然受了不小惊吓,“还好店里有监控,不然到时候又说不清楚,上回就有个人,在店里……”

    后面的话杨小千也没听下去,拿到烟后他歉意地笑了笑,赶紧付了钱走出门点烟,一边抽着一边慢慢往回走,与来的时候不一样,这回他有多慢走多慢,想把这段双手还没有染上鲜血的干净人生路尽量走长一点——虽然这毫无意义。

    走着走着杨小千就发现不对了,短短十分钟的步程,他已经看到了四次救护车——不是同一辆。

    “什么情况?”杨小千联想起了电台里的流感,便利店里吐血晕倒的人,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关联。

    不想了,先回屋把自己的麻烦清理干净吧。

    走回屋,摸出钥匙打开门的瞬间,杨小千清楚的看到了从门缝里透出来的炫目白光。

    哪里来的光?!

    杨小千用力甩开门,看向屋内。

    待清理的“麻烦”——黄汉依旧乖乖坐在椅子上,只是屋内好像有些不对劲,沙发上多了一个人,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

    “叮”手中的钥匙掉落在地上,杨小千又哭又笑,颤抖着嗓音问道:

    “于谦?”

九哥


36

老书虫们,快来加入我们吧!

九哥读书,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