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县不该被遗忘的古村——《丁家桥镇的官庄村》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5-22 16:57:48

《丁桥官庄村》


作者 查从俭

摄影 真太狼

本文照片全部由真太狼拍摄


“小小的泾县城,大大的茂林镇。十里官庄赛南京,回头看看是黄村”,流传的歌谣唱出官庄昔日的辉煌。这个古村不仅有着昔日的辉煌,还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引起世人的关注,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文化界的学者就特地前来考察。


丁家桥镇 官庄村


官庄北距县城二十余里,从大格局看,因位于泾至青阳、太平的驿道之上,一旦有大的战事发生,就位于大部队必经之地。从局部看,西有四顾山脉与青弋江相隔,东有承流山山脉,位于青弋江冲积平原的边缘向山区发展的过度带上,南望是无际的平畴,这里是泾县最大的粮仓。官庄从地理形胜以及战略位置都是利于屯兵筹粮练武之地。早在三国,孙策进讨山越,在泾县东山擒获太史慈,得据泾县。吴国在赤乌年间在官庄之东建立了安吴县,官庄成了两县间的孔道。晋、梁宣城内史桓彝、杨白华为保卫京都(南京)抵御叛乱先后都曾在这里金戈铁马。



官庄村的三座 大夫第


官庄历史悠久。1981年,该地出土青铜鼎、壶等青铜器,其鼎的形状为圆腹、三足、两耳。通高1 5厘米,其中盖高3厘米,盖正中有纽,边有三小兽。造型精美,曲线环绕,系战国晚期器物。官庄的法相寺也十分古老。唐朝诗人杜牧写过一首《江南春》绝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朝四百八十寺”当中就包括官庄的法相寺。嘉庆《泾县志》记载:“法相寺,在县南三十里。南宋元嘉中建。唐会昌中废。南唐保大中复兴。宋端拱二年赐额。靖康时又废。绍兴中,释惟肇重建。秘书少监曾几为记。明景泰癸酉,僧法瑶重建。有‘可赋亭’。”这里的南宋不是赵宋,而是南北朝(420--589)宋齐梁陈之刘宋。该宋经历(420——479)八位帝王,“元嘉”系第三位帝王宋文帝刘义隆(424——454)的年号,距今足足一千五百余年了。法相寺位于官庄五甲里村北,卜地时有凤凰自北向南飞翔,最后落在此处。因此该地亦称凤凰形,据说凤凰的两只眼睛就是村头上两口水井。


官庄村民居


时代变迁,兴废无常。清末,清守将易开俊与吴廷华在此与太平军激战败北,法相寺也毁于期间的战火之中,同治间重建。此次重建有碑记可稽,碑记云:“法相寺建自南宋元嘉,可赋亭建自大明景泰。以迄国朝,年历千余。其间兴废修葺者,刊于前石。至咸丰辛酉,惨遭兵劫,寺亭俱废。同治乙丑,僧凌溪仝董首募化重建寺宇。其中僧故,后释兰泉及原董首复募。众皆踊跃乐输,寺亭俱成。由是禅灯不灭,行人茶汤得便。使古迹常存而不致堙没者,总由神助,实赖人为。今工已告竣,谨将捐输名数及董首姓字刊勒于石,以垂永久。为后之好义者劝,爰述而为记。汪良弼撰。董首:张泽昆、张献廷、王良荣、张秀三、张时斋、汪步蟾、张尧臣、黄景南。”通过碑记我们可以看到其募修董事就有张王汪黄等姓,说明其影响力十分广泛,信徒众多。这块碑记十分珍贵,它见证了这块土地的兴衰更迭,记载了寺的历史变迁,历史价值很高。只是可赋亭建自大明景泰值得商榷,因嘉庆《泾县志》就存有“尘埃谁复识瞿昙,高座风生玉尘谈。露浥芙蓉心与净,香浮薝卜鼻先参。杜陵托兴歌茅屋,山谷留情赋草庵。试叩禅关闻密语,前三三与后三三”的《法相寺可赋亭》诗。诗的作者吴时显是茂林人,绍兴庚辰进士。吴是宋人,而明朝在其后。碑记可能有误,或是明再建的一座新可赋亭。同治年间再建的法相寺雕梁画栋,坐西北朝东南,五间两进,旁边还有一排侧房。第一进大门为圆门,其余均为方门。前后之间及侧院围成一个大天井,天井四周竖立着高高低低的石碑,是历朝修葺法相寺以及“可赋亭”的碑记。佛堂之上泥塑金妆的菩萨很多,形态各异,个个威严。法相寺毁圮于“文革”期间,上世纪末移址重建。


官庄村民居、风景、村民



官庄的村名来自于古官庄市,传岳武穆曾有庄在此而得名。《嘉靖宁国府志》云:“官庄市在县南二十五里,旧岳武穆公有庄在其侧,遂目之曰庄。房廊屋庐相去三四里,人烟繁盛,商旅阜通。其会常在子午卯酉之日,而官庄居其中。”此市与现代“市”的含义不一样,是指有集会之市。因位于泾县至青阳、太平的驿道之上,岩潭渡、安吴渡之间,来往商旅很多,商业较为繁华,其中玉成轩糕饼铺就很有名,在旅台作家张拓芜的文章中有记载。官庄市至明清仍为我邑十八市镇之一。


官庄村民居


岳武穆庄早已无存,或年久颓圮,或毁于宋元之交战火,无实物可考,岳武穆驻军泾县也无信史可稽。但官庄村旁有个观武墩,原名汪家墩,传说岳飞曾到泾县招募士兵,亲临墩上指挥练武。岳飞遇害后,村民为纪念英雄将汪家墩改名观武墩,又刻石“武岳擎天”深埋铭记。1952年村民开挖水渠时挖出此石匾,印证了传说。另外观武墩村头还有一颗千年的乌梓树被称为“将军楷”,据说也是为纪念岳武穆而来的。官庄中有旗杆、下马蝉、上马苑、系马坦都是那时遗留下来的地名,原官庄下辖村民组有上门、中门、下门等旧名,也与军队配置相关,且位置正好与驻守方位相吻合。结合前朝桓彝、杨白华在泾县的历史,岳武穆为保卫建康驻军这里,也是符合军事形势的。明朝邑人左荣有首《官庄禾黍》诗,诗云:官庄楼上张青眼,忆昔岳武穆王产。忠贞为国去不回,今人吊古恨无限。长河波水沈大田,禾黍离离似往年。黄金满地秋游日,几度骅骝懒着鞭。左荣是明初人,其家族从宋至元末官宦辈出,书香门第的左荣熟知历史,其所忆“岳武穆王产”看来也绝不是空穴来风。这些都值得进一步深入去考证。


清代官庄隶属安丰乡长乐都,今属丁家桥镇。丰年秋天的官庄是“黄金满地”,但灾年的官庄也很凄凉。因官庄临江却缺水,为了引水灌溉,官庄人祖祖辈辈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南引鲁家村山崂出来的溪涧水,东接承流峰大坑水系,在官庄东部、黄村望城岗下游拦河筑坝,修建丁家新丰坝、五里坝,一步一步改善水利条件。其最大枢纽工程即明隆庆中知县刘世亨所开承流坝,加上不断开工的配套设施共可浇田七千亩,是明清间泾县灌溉效益最大的水利工程。刘知县也成为泾县的名宦,祀入名宦祠,被泾人永远铭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真正彻底解决官庄旱涝保收的是解放后的新中国。随着溪口大坝的建成,以及1958年修建的“安吴渠”、1976年建成的陈村灌区总干渠等大型水利工程以及1988年修造的3413米长的排涝大水沟等配套设施的进一步完善,官庄进入一个崭新的新时代。


官庄,一个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村庄。


点击【阅读原文】真太狼泾县农土产微店欢迎您的驾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