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手机价格社团

天行之荷

闽南笔韵2018-02-16 07:55:09



生輝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清馨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蓮語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3



風華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並非傳奇 -再論天行之荷

文/秦嶺雪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廿二日於香港

《天行荷》2008年出版

並非傳奇。

一對年輕的法國夫婦,每日三四小時,連續三天流連於林天行荷花系列標題“湧”這一幅畫前面,相擁而立,不時低聲交談著,三天之後終於買下畫。他倆表示自己是旅遊者,沒帶太多現金,為了買畫,只好縮短餘下的旅程。

在浮躁而又十分功利的當下,這真是一個美麗如童話般的故事。但我感興趣的是法國的藝術愛好者在天行這幅“湧”裡看到什麼?是何種意蘊和他們所積澱的傳統接軌?又是什麼彈動了他倆的心弦?

是“亭亭淨植、香遠溢清”,“出污泥而不染”嗎?這幅畫裡的花朵只有影影綽綽的形態,幾乎要落足眼力去捕捉,而他倆大概也未曾讀過“愛蓮說”。

那麼,是不是十九世紀法國詩人的“咏荷”名句此刻忽然浮現腦際,令他倆有“他鄉遇故知”的感喟?似乎也難以如此解讀。

也許,曾嬉戲於荷塘,訂情於月色;一個初夏的清晨漫步湖畔小徑;一個秋日的黃昏傷碧葉之凋零。也許花容人面交相輝映,而盪人心魄的一吻如蜻蜓立於花蕊......一位大詩人說:人生的一段經歷加上全人類的文化成果就是詩。我們不妨說,情景交融加上幾千年來繪畫美的層層暈積就是好畫。

因此,我想,更為合理的解釋是形式美和繽紛七彩的感染和啟發。因朦朧而尋思,聚焦三十載的生活經驗,更展開想像的翅膀,上下古今,神思飛越,直趨極理想極美妙之境界,仿若靈光照耀,展開一片光明。此時,有一種驚為天人的感慨,再也難以割捨。


2004年 在香港工作室創作

近八年來,一直關注天行之荷。我以為他找到一個最能發揮他的藝術個性的客體,找到一個東西同喜、雅俗共賞之點。天行說,荷塘是一個美麗而浩瀚的世界,池畔阡陌相連萬物叢生,這是大地母親;而湖水倒映藍天,涵泳星星月亮太陽;荷花綽約如仙子,何其妙曼,這是天地人的奇妙組合。從畫論的角度,這還不脫天人合一的範疇。但畫家有了此種認識,就有了磊落不凡的真氣,就有了揮斥八方的勇氣,就有了瀟洒自如的膽氣。以此為基礎,林天行從東方,從中國繪畫傳統裡,借鑑明清文人畫的逸筆草草、隨意點染,並運用宋元迄於當代山水畫的大寫意,豪氣幹雲,而細部暈積層層,水破墨、墨融水、墨融色、色破墨、色與墨水乳交融,加上線的勾勒乃至各種皴法,產生一種十分渾厚的耐人尋味的筆墨效果。在色彩方面,林天行旗幟鮮明師法西畫,不拘門派,也不局限哪位大師,凡適合者皆取來為我所用。真令人有“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的迷幻之感。自有彩墨畫以來,少見色彩如此豐富嬌艷,又如此和諧高雅者,有之,唯天行之荷耳。這是功力也是天賦。讀他的畫,尢其是巨幅彩荷,常有視覺和心靈的強烈震撼。他對色彩的控制與使用,極為率意又極具分吋。近作之荷,金光閃閃、高貴脫俗。這是西藏的陽光和寺廟的金頂。許多時候,天行畫的就是這樣一種奇妙的色感,似荷而又非荷,由自然之荷昇華為極具個性的美的形式。這令我想起白居易的詩句:花非花,霧非霧......

畫有寫實與寫意兩境。探問天行今後路向,他毫不猶豫地說:只能是更抽象。並放言:“荷花就是我,我就是荷花。”不必類比塞尚“蘋果就是我”的名言,這句話實際上表明畫家強烈的主體意識,也就是我們曾經大力批判過的“主觀戰鬥精神”。天行近作之荷,捨棄了局部的細節真實,在他的大部份作品裡看不到完整的花蕊枝葉以及寫實派常有的蒲草、游魚、昆蟲。有的只是一種朦朧的影像,一種生命的勃興,一種欲說還休的含蓄、一種幽雅、一種放暢、一種沉郁、一種高吟、一種暗示、一種啟廸。林天行以他的全部人生經驗以及二三十年來對藝術美,中國繪畫美的體味來詮釋荷花,創造荷花的夢幻境界,令明淨的田野之荷泛化為萬紫千紅的世界,每位欣賞者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

寫荷有動靜兩途。靜趨於逸,饒出塵之致,動則寄託入世的進取。林天行以動寫靜,以狂寫逸。這是舞入紅塵之荷,是“不周山下紅旗亂”之荷,印證著畫家三十年艱苦奮鬥的履痕,還可稱之為美麗靈魂的激越歌吟。


逸興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澄澈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望遠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5



天光雲影 拼貼 70x80cm 2013



如是 水墨設色紙本 45x53cm 2011



傾聽 水墨設色紙本 68x68cm 2011



翠煙 45x53cm 2014


寫給荷花

林天行 於大也堂

2004年9月23日

《天行之荷》2004年出版

畫荷之前,心裡總有許多想說的話。可是,畫完後,就不知該說什麼了。

雖然我愛你花的嬌媚,葉的明潤,枝的秀撥,也愛雨中的喧嘩,秋季的寂寥……但我不想重複這些讚美的方式。我覺得,你的美不僅僅這些,你有千億化身,每一種都擁有獨特不凡的魅力,可你卻從不炫耀自己,反而那麼平凡,那麼無微不至的愛著世人。

我只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沒有清規戒律的框框,以獨特的視覺方式,順應當下自我觀念意識,用直覺發現你萬般芳姿以外的美,向你呈上一片純真的心,敝開毫不掩飾的情懷,訴說渾然天成的逸趣,努力把我自己對你的感想和反應,無論任何形式和手法,都痛快淋漓地表現出來。那怕是瞬間所予我的激情靈感,都足以令我歡欣鼓舞,激動萬分,蕩滌了的心靈淨化。

你知道嗎?在我的故鄉,有座山的名字,就是以你命名的,不知叫了多少代了。認識你的時候,我尚未唸小學,記得有一天,祖母指著家後面那座山說:「你看那座最高最大的山,她有一個和她一樣美的名字“蓮花峰”,等你長大後爬上去看看。」直到今天,我還沒有攀登上這座峰巔,難以想像一覽眾山小的感受,一貫懶散畏高的我,看來此生,實現不了祖母對我的期盼。還曾記得,問母親:「為什麼菩薩們都愛坐在荷花上?」「因為荷花出於污泥而吐清香的高潔,和救苦救難,大慈大悲的菩薩是一樣的,你長大了也要像花中君子的荷。」從此,對於你的敬畏和愛慕之心,深深埋在心底裡。

“蓮花峰”的煙雲雨露哺育了我的成長,讓我懂得人的渺小,大自然的偉大,使我了解平凡真實的美。後來學畫時還請人刻一方圖章“蓮花峰山麓之綠埜軒”作為齋號,引以為榮。“蓮花峰”下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水,至今仍眷念著;那裡,有我度過的美好時光,那裡,有我童年的夢想:每逢故鄉桃花盛開的時候,我會從外面帶好多樹苗、花苗,種在家門口和園子裡,當看到她們長出新綠時,高興的如過節日。到柳蔭蟬鳴的夏日,那就更好玩了,爬樹、採果,提著小桶到溪澗、荷塘抓魚,蒼翠茂密的樹林裡捉迷藏,玩到渾身大汗時,赤裸裸跳進水庫裡暢遊,盡情享受山泉的涼意。

有一次,母親帶回蓮藕,我捨不得吃,把她放入水盆中,日夜守在盆旁,盼望著快快發芽。紅葉紛飛的秋天,常常獨自爬到“蓮花峰”上,幽深的山谷裡,一條條穿透樹隙的陽光,恍如戲劇舞台上放射出道道神秘的光綫,令人期待。累時,卧在一塊長滿菁苔的岩石上,仰望湛藍空中徐徐而過的白雲,像馬、大象、魚兒、荷花……颯颯的松風在足下拂過,耳邊傳來淙淙的泉聲,時鳴時啼,時吼時叫的飛禽走獸聲,不知不覺已到“夕陽度西岭,群壑倏已暝”的時光,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凜冽寒風的冬天,卻一點也不覺的冷,光秃秃的樹梢下是我“踢毽子”“摔紙片”的好地方,要是早晨上學的路上,遇有濃霧遮天時(二米以外都看不清前方),欣喜若狂的我如見到你的倩影。收割完的麥田裡,堆砌著許多二層樓高的草垛,我經常悄悄的,躲在裡面編織著白日夢。


2012年 在香港元朗寫生

光陰荏苒,20年過去了。在離開故鄉漫長的歲月裡,不管我走到地球上那個角落,都遙望故鄉的“蓮花峰”,更不曾放棄追隨你:從莫奈絢燦的蓮塘,拙政園的翠蓋,西湖的曲院風荷,北海的荷香,到湘西紅白相間的十里煙荷,佛山山水荷花世界裡品種繁多、五彩繽紛的盛荷,以及台灣南投縣那“風流全在半開時”的新荷。去年八月,從麗江到大理的高速公路上,紅影閃閃而過,急忙跳下車來,多麼希望能和你促膝長談!雖匆匆一面,已把旅途中的塵埃和疲倦滌除,如沐春風。

不過,前年故鄉閩江畔的相遇,令我手足無措。你沒有了“濃艷重霧裡,美人清鏡中”的秀色,眼前是“斗地西風吹裊裊,剩得殘葩無數。又不耐、清宵冷露。粉褪香消蓋缺,便枯莖、留得聽雨”。壯哉!我終於見到妳剛毅、頑強、無畏和樂天的一面。原來,第二個故鄉的香港,也有多處荷塘,成了我去的最為頻繁的地方,是新界的荷塘,我常常在這裡“消受白蓮花世界,風來四面卧當中”,這裡,魚戲田田,雜草繁生,天然不飾的你,野趣盎然,每每足跡所至,靜觀默察,留連忘返。是你,把這冷漠繁囂而又無奈的都市,變得寧靜、安祥和充滿生機,是你的愛浸潤著我的心田,多美!人世間,因為有你。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晴”,在不同的時間與心境裡看你、想你、或畫你,都會發現意想不到的美;從列日當空的午荷,陽光照耀閃閃發亮的你,顯得無比清晰,晶瑩如玉的你,帶著層層疊疊交錯有序的花瓣,如優美旋律的樂章。到了薄霧暮靄來臨的傍晚,餘暉映照你的臉上,格外嬌嬈,如遇“美人笑隔盈盈水,落日還生渺渺愁”。

朦朧月色裡的荷塘,恍如置身於渺茫的太空,那朵朵白荷,猶如宇宙間閃爍的星光。在煙霧繚繞的清晨,彷彿住在仙境中的你,若隱若現中送來縷縷清香,漸漸地,我看清你那輕搖的纖腰,漣漪的綠波上,多了幾朵潔白的浪花。那次,雨中漫步在新界的荷塘裡,在重重疊疊的荷葉掩蓋中,靜聽宛若千嬌細語的雨打荷葉聲,正如痴如醉之際,忽然,沉寂的荷塘熱鬧開來,原來是豐腴的荷葉,也沉受不住越來越大的水晶球,同時一起往左右一側,頓時,一幕萬壑爭流的壯觀場面裡,洋溢著“荷雨交響曲”。風,也曾令你展現出不凡的韻致,詩人洛夫有如此美妙的經歷“忽然,一陣風吹來,全部的荷葉都朝一個方向翻過去,猶如一群女子驟然同時撩起了裙子。”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我珍惜你予我當下每一刻無私的愛,畫荷時,冰山雪岭,雲天彩霞,以及碧海濤聲,素波千里,甚至故鄉的“蓮花峰”都在我胸中蕩漾……蒼海桑田,日新月異的今天,故鄉早已不是20年前的樣子了,但那莊嚴慈祥的“蓮花峰”依舊裸露著她原來的本色,我多麼希望永遠是“蓮花峰”下日夜盼望蓮藕吐芽的孩童。此時,彷彿又聽到作家席慕蓉在悄悄地告訴我,“真正懂得欣賞荷的人,才真正懂得愛”,“荷的本質,愛的本質”。其實,我又懂的多少荷?然而,大愛不是用言語所能勝任的,也許我在畫裡早已告訴了你。



淨(二) 水墨設色紙本 50x60cm 2014



淨(三) 水墨設色紙本 50x60cm 2014



淨(六) 水墨設色紙本 50x60cm 2014



淨 (九) 水墨設色紙本 50x60cm 2014



耀光 水墨設色紙本 90x176cm 2015



清晨 水墨設色紙本 68x68cm 2011



荷蟹蓮魚 水墨設色紙本 368x202cm 2012



涵 45x53cm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