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花隔云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12 16:38:24

丁酉年丁未月丙辰日(即公元2017728日),仍说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风雅之地名为紫风阁。阁内绿植修篁,木槿来香,更有一处文风鼎盛之处—秀秀书院。

(蒙顶茶,据古籍、古碑和清代《四川通志》载,自西汉名山茶农吴理真手植七株茶树于蒙山之颠,至今已有二千多年历史。产于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蒙顶山。产地全年平均气温14.5℃,年降水量2000~2200mm,常细雨蒙蒙、烟霞满山。这种生态环境,能减弱太阳光直射,使散射光增多,有利于茶叶中合氮物质的形成。)

一早。仍是品茶论琴时候。征求过路秀才意见之后,方方选定了一款蒙顶山手工制作红茶为饮。这还是雅女婷婷上回带过来的,干茶在手,已是十分的甜香活动,复闻湿香,啜其汤,更觉如花似蜜,幽雅宜人。果然白居易“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之说不错。先生今日仍是从节拍入手,最是讲究“柔、和”二字。“去年我们讲内圣外王,如今我们讲修养和审美,是不是更接地气咯?”先生似笑非笑开口问道。坐在他对面的江苏籍窦郎中十分健谈,为了回答先生的问题,他讲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与色、声、香、味、触、法六境,“此“十二处”是产生一切万法的基础。”“我们不能因为眼、耳、鼻、舌等是空性,就否认一切现象的存在,只是在佛菩萨的境界中,这一切才是无自性、无实体的。我们还体不会到这些境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还有执著,还没有“悟”。”旁边路秀才不甘示弱,举出金刚经、楞伽经与窦郎中“打机锋”。因他们讲到“爱、情、欲”三字,我亦举出《妙色王求法偈》中的句子以资参照。“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说来说去,重点仍在“心”之不动不变。正“心”诚意,可见其真。

(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

媛媛、舒舒、陈陈、星星随后而至。正是午后,又是提高“审美”的时候。先生打头,和着旋律噹、噹、噹,扭腰摆胯,洒脱无极;陈陈美貌如花,随便摆几个动作便神似了傣族舞蹈“月光下的凤尾竹”中的风流宛转;舒舒则是另一种风格,她的肢体语言本来极丰富的,同先生有得一拼,跳什么像什么,藏族舞啊印度舞啊新疆舞啊都不在话下,那风姿,用“翩若惊鸿”形容似也不为过的。

(罗袖袅袅茶烟里,嫩柳池边初拂水。)

本篇题为《诗经陈风月初》,诗人郑振铎曾经这样描述本诗的意味:“其情调的幽隽可爱,大似在朦胧的黄昏光中,听凡珴令(小提琴)的独奏,又如在月光皎白的夏夜,听长笛的曼奏。”清代方玉润《诗经原始》亦云《月出》:“从男意虚想,活现出一月下美人。”焦竑《焦氏笔乘》曰:“《月出》见月怀人,能道意中事。”姚舜牧《重订诗经疑问》:“宋玉《神女赋》云:‘其始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正用此诗也。”

(先生雅奏琴曲:《欸乃》。为中国古琴名曲。存谱初见于明代汪芝辑《西麓堂琴统》(1549年),亦有人称其《渔歌》或《北渔歌》,有多种传谱,现琴家所奏多以《琴谱正传》(明黄献撰于1547年)的十段无词《渔歌》发展而成。其曲意历来根据唐代诗人柳宗元的七言古诗《渔翁》来解释,故也有人认为有传此曲乃柳宗元所作。后《天闻阁琴谱》记载为《欸乃》,管平湖打谱演奏。现在琴家弹奏的多为管平湖的节本。“欸乃”指的是桨橹之声或渔家号子声,乐曲音调悠扬,清新隽永,以山水为意象抒发感情,乃是托迹渔樵,寄情山水烟霞,颐养至静的一首名曲,散发出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神韵。)



原文:

月出皎⑴兮,佼⑵人僚⑶兮,

舒⑷窈纠⑸兮,劳心⑹悄⑺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⑻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⑼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⑽兮,

舒夭绍⑾兮,劳心惨⑿兮!


注释:

⑴皎:毛传:“皎,月光也。”谓月光洁白明亮。

⑵佼(jiāo):同“姣”,美好。“佼人”即美人。

⑶僚:同“嫽”,娇美。

⑷舒:舒徐,舒缓,指从容娴雅。

⑸窈纠:形容女子行走时体态的曲线美。

⑹劳心:忧心。

⑺悄:忧愁状。

⑻懰(liǔ):音柳,妩媚。《埤苍》作“嬼”,妖冶。

⑼慅(cǎo):忧愁,心神不安。

⑽燎:明也。一说姣美。

⑾夭绍:形容女子风姿绰绝。汉赋里往往写作“要绍”,曲貌。“窈纠”、“忧受”、“夭绍”都是形容女子行动时的曲线美,就是曹植《洛神赋》所谓“婉若游龙”。

⑿惨(zào):当为“懆(cǎo)”,焦躁貌。《集传》:“惨当作懆,忧也。”

译文:

月亮出来多明亮,美人仪容真漂亮。身姿窈窕步轻盈,让我思念心烦忧。

月亮出来多洁白,美人仪容真姣好。身姿窈窕步舒缓,让我思念心忧愁。

月亮出来光普照,美人仪容真美好。身姿窈窕步优美,让我思念心烦躁。

赏析:

关于诗的主题,《毛诗序》认为是讽刺陈国统治者“好色”,朱熹《诗集传》谓“此亦男女相悦而相念之辞”。高亨《诗经今注》认为描绘“陈国统治者,杀害了一位英俊人物”。多认为是月下相思的爱情诗。

诗从望月联想到意中女子的美丽,想起她的面容,想起她的身姿,想起她的体态,越思越忧,越忧越思……深沉的相思,美人的绰绝,月夜的优美,构成了动人情景,又别是一番诗情画意了。

 “月出皎兮”,天上一轮圆月洒着皎洁的银辉,这夜色显得格外的美丽。这是写景,也是写情。这句交待了诗人活动的背景是在一个月光明丽的夜晚,这本身就富有很大的魅力和诱惑力,容易使人对景生情,发出许多美好的联想。同时,结合下句,这句又有着比兴的作用,以月光的美来比喻所爱人的美,是很恰贴的。“佼人僚兮”反映出这时在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娇美的女子,引起他无限的爱慕和情思。天上有着皎洁的月光,地上有着娇美的女子,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花好月圆,天惬人意。“舒窈纠兮”一句写诗人仔细端详女子时的感觉。在月光下,她不但显得容貌皎好,而且身材那么苗条、秀美,真让人神颠魄荡;而更吸引人的,是她还有一种气质美,她举止舒缓,雍容大方,性情安静,而这气比外表更富有魅力。“劳心悄兮”,此句是诗人自言其心情的烦闷。月光美,人更美,那窈窕的身姿象那雍容的举止,使得诗人一见钟情,而又无从表白,因而生发出无限的忧愁和感慨。

这首诗的景色描写很有特色,“月出皎兮”,“月出皓兮”,“月出照兮”,柔美的月光本身就有无限的情意,而让它作为背景来衬托,则女子的倩影愈发显得秀美。同时,月光朦胧下,一个线条优美的女子在缓缓起步,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有一种朦胧美的韵味。所以,这一景色很富有画意,而画意又渗透了无限的诗情。

《月出》的意境是迷离的。诗人思念他的情人,是从看到冉冉升起的皎月开始的。也许因为月儿总是孤独地悬在无垠的夜空,也许因为它普照一切,笼盖一切,所谓“隔千里兮共明月”(谢庄《月赋》),月下怀人的作品总给人以旷远的感觉。作者的心上人,此刻也许就近在咫尺,但在这朦胧的月光下,又似乎离得很远很远,真是“美人如花隔云端”(李白《长相思》)。诗人“虚想”着她此刻姣好的容颜,她月下踟躅的婀娜倩影,时而分明,时而迷茫,如梦似幻。

《月出》的情调是惆怅的。全诗三章中,如果说各章前三句都是从对方设想,末后一句的“劳心悄兮”、“劳心慅兮”、“劳心惨兮”,则是直抒其情。这忧思,这愁肠,这纷乱如麻的方寸,都是在前三句的基础上产生,都由“佼人”月下的倩影诱发,充满可思而不可见的怅恨。其实这怅恨也已蕴含在前三句中:在这静谧的永夜,“佼人”月下独自地长久地徘徊,一任夜风拂面,一任夕露沾衣,她也是在苦苦地思念着自己。这真是“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与迷茫的意境和惆怅的情调相适应。《月出》的语言是柔婉缠绵的。通篇各句皆以感叹词“兮”收尾,这在《诗经》中并不多见。“兮”的声调柔婉、平和,连续运用,正与无边的月色、无尽的愁思相协调,使人觉得一唱三叹,余味无穷。另外,形容月色的“皎”、“皓”、“照”,形容容貌的“僚”、“懰”、“燎”,形容体态的“窈纠”、“懮受”、“夭绍”,形容心情的“悄”、“慅”、“惨”,可谓一韵到底,犹如通篇的月色一样和谐。其中“窈纠”、“懮受”、“夭绍”俱为叠韵词,尤显缠绵婉约。

望月怀人的迷离意境和伤感情调一经《月出》开端,后世的同类之作便源源不断,李白《送祝八》“若见天涯思故人,浣溪石上窥明月”,杜甫《梦太白》“落月满屋梁,犹疑见颜色”,常建《宿王昌龄隐处》“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王昌龄《送冯六元二》“山月出华阴,开此河渚雾,清光比故人,豁然展心悟”,此类甚多,大抵出自《陈风》。不管它们如何变换着视角,变换着形式,变换着语言,但似乎都只是一种意境,一种情调,即迷离的意境,怅惘的情调。这种意境与情调,最早也可以追溯到《月出》。这些滥觞于《月出》的望月怀人诗赋作品,总能使人受到感动与共鸣,这也正如月亮本身,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

 欲知明日《道德经 独立 第八十》详情,请听下回分解。

任契第七十九 秀秀书院古琴茶道香道《道德经》读书会

暗恋的滋味

秀秀书院2017年8月3日开课通知

弱胜强,柔胜刚,慢生活

不义之大,莫大于弑君也

社会的法则是,要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发表